裕景丰开发案声明-真实的说明

真实的说明

我是阙道秀,深圳裕景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从1998年11月11日成立开始,我当时就是公司的负责人,从公司开办到公司结束,我是全程参与的,我了解和掌握所有真实的过程,正好借这个机会作一个实事求是的说明。

当初是为了修建位于深圳东门步行街的大吉祥商业楼而成立的深圳裕景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该公司是由香港昌腾地产公司与深圳市医药总公司共同成立的一个中外合资企业。该项目由刘百行先生出钱投资,成立的时候由我担任董事长,我上级公司昌腾公司董事长黄晓穗为最高具体总管理人,也就是昌腾公司董事长黄晓穗全权掌控公司的一切,包括持有裕景丰公司的百分之百股权,当时成立裕景丰公司时,王玉花女士根本与该公司无任何关系,她根本不是该公司董事,也不是任何员工,这是在投资人刘百行先生发觉全权总管董事长黄晓穗在处理公司的事务上,违反财务制度,发现黄晓穗有诈骗行为,百行先生担心黄晓穗骗吞他的财产,而且当时公司人员有矛盾,相互不服,这种情况必然要有一位德高望重的人出面,他的投资才能有保障,鉴于此情况,刘百行先生才请他的师母王玉花代他管理公司,并承诺将公司收益的百分之十作为师母的报酬,当时王玉花师母由于准备要出国学习西方艺术油画,因此推辞了,但百行先生向师母说明情况的严重,并说黄晓穗已经借了他一笔钱不还了,他束手无策,如此下去,他的财产有被侵吞的危险,再次请求师母帮助他,师母在无法推脱的情况下,同意代他管理一段时间,于是刘先生联络香港昌腾公司的其他董事,陈述黄晓穗种种违法违章行为的严重性,经董事会召开临时会议,撤销了昌腾公司黄晓穗的董事长职务,并同时撤掉了我的裕景丰公司董事长职务,让我改任裕景丰公司总经理。刘百行先生投资的钱是在 1998 年11月黄晓穗担任董事长的时候就已经投资了,王玉花师母无钱投资,王玉花师母而是在1999年四、五月间暂时代理刘百行先生接任了裕景丰公司的董事长,王玉花师母于1999年8月下旬辞职了公司董事长就出国了,从此再也没有管理裕景丰公司了,也没有回来过中国了,师母在辞职公司董事长出国之前,将裕景丰公司的事情,让我找刘百行商量,让谁来管理,建议最好由百行自己担任董事长,但刘百行先生没有担任,最后是由王明辉担任董事长。所以、整个算起来,王玉花师母担任裕景丰公司董事长的时间确实是暂时性的,只有三个多月,师母在任职期间,公司正常运作,公司其他所有工作人员都发工资,想不到的是,王玉花师母没有拿过一分钱工资和任何报酬、奖励、福利,也没有报销过任何费用,完全是义务为公司服务。在刘百行请师母为他证明的信以及师母给他的回信,这两人的来往信中可以看到,他的投资款收回去以后,王玉花师母也没有拿该公司和刘先生一分钱!如此难见的崇高无私道德,竟被不了解情况的人诬蔑,良心何在啊?!

在王玉花师母离开以后,我继续在公司工作,把大吉祥商业楼修建完成,哪知还没有完全结束,大吉祥商业楼就被深圳公安局的一些人非法强行抢夺。我非常希望大家能在网上把这个事情炒热,让全国人民、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让执法机关介入,把那些真正执法犯法、贪污犯罪的人查处法办!

以上陈述是真实不虚的事实,我特在此声明,我对上面所说事实愿负法律责任和因果责任!

原深圳市裕景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  阙道秀

2021年12月24日

下面大家看到的刘百行先生与王玉花师母在 2009年的相互通信,可以清楚看出王玉花师母是代刘百行工作的真实情况∶

1.刘百行先生于2009年3月1日写给王玉花佛母的信∶

师母安好!

时间过得真快,近十年没有见到师母了,这十年的动荡变迁,实在一言难尽。

这里有一件事,要请师母帮我证明一下。我在1998年至1999年间请师母代表我在昌腾地产(中国)有限公司投资给裕景丰公司 2600 万元港币修建深圳大吉祥商业大楼,由于相开的文件资料皆已遗失,故想请师母帮我证明我投进裕景丰的钱是师母代表我投资的,以便我向有关法律部门要回我的本和利。

给师母带来麻烦,真是很不好意思。我已去信联络裕景丰公司请公司也出具证明。因为听说1999年后,师母已不再管理公司,公司的负责人已经换了,所以请师母在百忙中能帮我。

敬祝师母

一切吉祥!

弟子
刘百行敬呈

2009年3月1日

2.王玉花佛母于2009年3月 10日给刘百行先生的回信∶

百行法安∶

你的来信收到了,很多年没有见到你们,很是想念。你的身体康健吗?全家和孩子都还好吗?

关于你在来信中说到投资在裕景丰公司开发房地产的事情,后来我出国以后就交给阙道秀处理,我再也没有管了。但有一点,我在移交的时候已经给她交代得非常清楚,说明要使你的的投资款项获得利润,不可把公司搞坏,,让她找你来决定公司今后怎么办,她封天发了誓的。

你的投资款大概是两千多万港币,具体数字我不太记得清楚,因为我这里也没有相关文件了,我已经找人去联络公司的人,让他们给你联络。自 1999 年夏天离开中国以后,我就没有回去过,脱离公司后再也没有过问公司的事情了,所以你问到裕景丰公司的营运状况,我是一无所知。但是我代表你投资两千多万港币修建深圳老东门商业楼,完全是事实,这一点公司是知道的。

尽管深圳公安诬蔑我和你师父诈骗,我在此要说明:我和你师父从来没有把你投在公司的钱以及整个公司的任何财产拿走逼过一分一文,所有财产现在照常在大吉样楼上。你确实应该依法把财产收回来,修学校、救济贫苦,你发心做善事,师母很高兴,利人之行是人伦之善业道德,人人都这样该有多好啊。

岁月很短,无常迅速,学佛修行才是唯一正道。随时欢迎你们全家到美国来玩,师母和师父等你们的好消息。


吉祥如意!全家安乐!

师母 王玉花

2009年 3月 10日

3.刘百行先生于2009年3月23日给王玉花佛母的信:

师母大安:

非常感谢师母在百忙中来信为我证明投资情况,也感谢师母对我们的关心,我记得当时请师母代我投资管理公司时,我承诺过等公司盈利后要给师母的报酬,尽管师母表态,说不要,让我拿去做善事,师母现在虽然没有文件了,但是等投资收回来以后,我照常会按照当时的承诺供界十分之一给师母。师母怎样用是师母的发心。我的部分,我会全部拿去做教育基金,扶助贫学生及修学校,敬祝

师母吉安

弟子刘百行上

2009年3月23日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