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用录:我得到观世音菩萨加持泪如泉涌 

  话说四年前,我的两位上师回台湾传法,当时我因带队到外县市参加高智尔球运动邀请赛,所以错过了求法的机会。今年,我到美国参加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艺术馆活动及宝塔寺一系列的法会,逢缘与来自世界各地的佛弟子们一同求法,才得以学到殷切期盼的观世音菩萨心咒。

  虽然六字真言大家都能朗朗上口,在放生法会上也会持诵,但是以我个人的体会,在经过如法的传授后修持,所得到传承加持力与未经传授是截然不同的。

  无论在佛门当中或是民间信仰,信奉南无观世音菩萨的善信非常普遍,以观世音菩萨为本尊的修持法,显密法门非常之多,早年我也游心法海,参与法会,修持过不同的仪轨,但是说实话,受用实在有限。直到我于二零一七年六月五日,参加了佛教正法中心在美国洛杉矶科维纳市举办的「观世音菩萨大悲心加持法会」,才给了我刻骨铭心的震撼受用。

  法会当天,我一早就到了法会现场,由于已求到六字大明咒,所以我在场外排班等候入场时便在心里默念真言,以咒定心。随后,会场大门开启,大众陆续进场,当我一脚踏进会场,立即感到头顶一股加持力量直灌而下,心中自然而然生起悲心。 走到定位坐下后,我怀着悲心不断持咒,这时场内已有几位佛弟子受到加持,耳边不断传来他们感动的哭声与法喜的笑声,我自己也早已眼眶泛泪,不能自己。

  当主法上师多杰觉拔第二世龙舟仁波且一声令下:「开始!」我悲心莫名,泪水如泉涌而出,加之听到四周入境的师兄姐们,有的彷彿陷入过去恶业果报的境界,大声号叫,直喊:「好痛苦啊!观世音菩萨救我、救我……」有的似乎堕于畜生道,发出阵阵的狗叫声!听到这些众生痛苦的呼喊,更加启发我的悲心,我心想:「众生何等的痛苦啊!」

  此时,我的眼泪、鼻涕一发不可收拾,随着泪水流出的还有我执、自私与三毒。与众生的痛苦相比,我太渺小了,我应该将利益众生放在第一位,我应该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助众生!然后,一股力量引导着我,我开始双手举起向后甩动,力量慢慢加大,摆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直到主法上师喊停,我才慢慢出境。当我张开眼睛,我才看到地面上已滴满了泪水。环顾四周,有的师兄姐受加持后躺在地上,有的身体方向转了一百八十度,有的随加持力而走动,早已不知去向。

  接下来,是分享加持的受用。上台的同学很踊跃,有的人入境后见到观世音菩萨为他说法赐予加持,有的见到整个法会现场大放光明,有的身体多年的病痛受到加持轻松了,有的自然打起拳、跳起舞来,得到了很大的加持受用。其中,南加州的尊巴旺丘仁波且师兄的分享,最让我感同身受。

  他说:「我前面一位师姐,就躺在我的脚前一直哭,一声一声地喊着:『菩萨救我啊!菩萨救我啊!太苦啦!太苦啦!我害怕!』后面一个师姐,她的叫声,一声声的传过来,我心里突然感到,我听到的是佛陀师父在《解脱大手印》中说的法义,众生是我们的父母,他们正在哭喊着:『好苦啊,儿啊,赶快来救我啊!』我的内心非常的震动,泪水不停的流下来,自己无法控制。因为我想到众生这么苦,我却一点办法都没有,我感到很难过。我想到观世音菩萨安排了这位师姐在我前面,我一定要好好的修我的菩提心!」

  我听了师兄的分享心有同感,反思自己,我的悲心何在?南无观世音菩萨给了我们这么大的加持,深刻启发了我,我告诉自己千万不能再沉迷下去了!是该醒悟,竭尽所能修己利他的时候到了!经历这场观世音菩萨大悲心加持法会,我的受用太大了!

  感恩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

  感恩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

  感恩主法龙舟上师!

佛弟子 耶喜洛嘎
2017年6月19日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