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生携带的病因佛陀的加持而消失了

从梦魇到神话 

  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九日,是全世界第一次庆祝第三世多杰羌佛日的殊胜之日。世界各地的佛教团体都聚集到美国洛杉矶,以便参加由义云高大师国际文化基金会主办的放生法会和庆祝佛陀日的联欢活动,我跟纽约菩提基金会的师兄姊们也一同前往参加了此次的盛会。想不到的是,在这次活动中,我的色身竟然发生了一连串的事情,现在回想起来,就彷佛是从梦魇到神话。然而,它毕竟不是神话,而是一件活生生伟大佛法的真实见证。
  在到达洛杉矶的第三天,我正准备随团队出去吃午饭,就在上车的时候,我轻咳了两声,紧跟着一股腥味涌向喉咙。我顿时觉得大事不妙,情急之下我就用舌头舔了一下手背,手背上一片鲜血。我怕惊扰四座,赶忙把手背上的血又舔下肚去,随后就不敢再多讲话。
  眼前开始浮现起八年前的一幕幕:那一年我二十二岁,记得也是在路上走着,突然就咳血了。后来,被送进医院,医生诊断是肺结核,病况是左肺部上端有结核空洞。肺结核是非常顽固的病,那一次我得病,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之后每天到医院输液,输了半年后又整整吃了二年的结核药,才算康复。医生曾嘱咐我,即便是空洞已经钙化,但也要特别小心,休息和饮食不当,复发的可能性是很大的。按照以往的经验看,我想一定是这结核病又卷土重来了。
  那天吃过午饭后,下午我跟着大家去抢购「第三世多杰羌佛日首发纪念封」。我在排队等购时,趁机把我的情况悄悄地告诉了诺拉仁波切和仁波切夫人。他们听到我的状况,非常的担心,赶忙安排我回去休息。当我回到旅馆房间躺下来时,已经非常疲惫了,而且喘息都会有血腥味涌上来,咳嗽时也会咯血。接下来的大多数时间,我都在昏睡,其间我也服用了一些云南白药和三七粉,希望能够止血。大家都建议我赶快去医院,但我坚决不同意。因为我知道这个病一旦进了医院,就非要住上一段时间才能出来,我现在身处外地,无论是人力、还是财力都不方便,我想就算住院也要回到纽约再说。
  从这些年学佛闻法以来,我深深知道世事无常,一当因果业报现前,那是必须去偿还的。偿还就偿还吧!作为一个佛弟子最幸福的地方,就是我学到了正法,心有所依止。我躺在床上,诚心忏悔自己曾造作过的恶业,至诚念诵「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号,祈求佛陀师父加持我,能够减轻我罪业的感报。
  香格琼哇上师和龙舟仁波切师伯得知我的病情,特别联系了一位资深的中医师来旅馆看我。中医师为我把了脉,同时问了我的症状,综合咳血、全身无力、嗜睡、后背痛的征象,再加上肺、肾二脉的脉象微弱,最后中医师确诊是肺结核病,并且马上采取了应急的处理方案,要求我带上口罩,保持房间空气流通,以防传染给他人。
  中医师对我说:「服用云南白药只是帮助止血,但对于抑制结核菌是毫无用处的,而且以你目前的情况也不适合坐飞机,因为空中气压的起伏变化怕会引起大量咳血,所以唯一要做的就是快去医院。」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只好决定第二天去医院诊治。
  当晚,我一直念诵「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号,我相信只有佛法的力量才能扭转一切。也许是虔诚祈祷的关系,是夜我梦见了伟大的第三世多杰羌佛站在我的面前,身穿金色衣庄严无比。我跪地祈求佛陀师父救我,佛陀师父慈祥地说会开一副药给我,吃了就好了。我心中非常欢喜,但就在这时,佛陀师父突然变成一个衣着破烂像乞丐一样的人,连鞋、裤都是破的,身体还半躺在地上。我在想无论佛陀师父化现成什么样子,也改变不了伟大佛陀的本质。此念方生,当下佛陀师父又是身着金衣庄严无比的形象了。梦醒之后,我心中依然欣喜,还对身边的人说梦到第三世多杰羌佛会为我除病。我说完话,又迷迷糊糊的昏睡了。
  隔天上午,上师和龙舟仁波切、高丽华二位师伯来旅馆探望我的病情。上师对我说:「不要担心,我们已经将你的情况禀报佛陀师父了,佛陀师父会加持的。」
  龙舟仁波切师伯也说:「为了你的病,我带了药方去禀呈佛陀师父,佛陀师父叮嘱除了吃药,还要去医院检查。」
  听到上师和龙舟仁波切师伯的一番话,我是又激动又惭愧,像我这样一个微不足道的人,哪里有如此大的福报得蒙佛陀师父的慈悲加持,以及劳烦上师和二位师伯为我奔走呢?
  由于当时正值农历大年初一,所有的中药行都关门,根本就买不到药,后来还是高师伯找了妙观师开车来回两个小时,才在一间熟识的中药店为我把药买到。
  我遵照上师的交代,吃过药之后,就去医院挂急诊。公立医院的病人非常多,从下午排队等到晚上都没有医生来看诊,我整个人感到非常困倦无力。到了晚上十点钟的时候,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开始强烈的上吐下泻,虽然向护士要了止吐药,但仍然吐得很厉害,这并不是肺结核的症状,我想可能是等了八、九个小时太疲惫的关系。结果,第一天就这样未诊而返。
  第二天醒来,我觉得精神好多了,也有了力气。为了早点能看上病,就决定到另外一家私立医院。私立医院的效率果然高,当医生得知我的症状后,马上安排我验血、验尿、验痰、照X光片。我第一次取痰样的时候,几乎咳不出痰来,所以第二次要取痰时,我就拼命咳嗽,本以为吃了一些云南白药和三七粉,血应该止住了,但是咳出来的一点点痰中还是带有血丝。看到血丝,我又有些消沉了。我在心中默默地祈求,我只想求佛陀师父加持让我坐飞机时不要大量出血,能顺利回到纽约治疗就好了。
  照过X光影像后,我静静地躺在病床上,等候那张重要的X光片检查结果。等待的时间感觉过得特别漫长,突然间,陪我同去的诺拉仁波切和我的姑姑冲进了诊疗室,他们兴奋地跑到我的床边说:「医生看了你的X光片,说你的肺部干干净净,没有任何问题。」
  听到他们讲的话,令我好生惊奇!因为我以前得过肺结核,肺部还有钙化的空洞,肺结核钙化点是终生携带的,在我的X光片上应该很清楚的就能看到我左肺部的钙化痕迹才对,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是干干净净的肺叶啊!这除了佛法,又怎么可能呢?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当我正傻在那里的时候,医生进来叫着我的名字说:「你可以把口罩摘下来了,病号衣服也换下来,出来找我吧!」
  我换好衣服找到医生,医生轻松带笑地看着我说:「我们看了你的片子,你的肺很干净,没有任何问题的。」
  医生只给我开了几天的抗生素,我当时好高兴,佛法真是太了不起、太了不起了!刚才要不是我的痰中带血,医生肯定以为我是来糊弄他们的。
  我太兴奋、太幸福了,蹦蹦跳跳的就往医院门外跑。刚到门口,正好看到上师以及龙舟仁波切、高师伯一起走过来。
  龙舟仁波切师伯问我:「你怎么跑出来了?」
  我回答道:「医生说我没事了。」
  见到上师,我赶忙顶礼。上师说:「这一切都要感恩佛陀师父的加持。」
  随后我才知道,原来上师和两位师伯一早又去求见佛陀师父报告我的情况,是佛陀师父令上师和两位师伯专程到医院来探视我的。我心中无限的感恩,佛陀师父实在太慈悲了。
  昨天早上,上师和两位师伯来看我的时候,我躺在床上昏睡不起;今天见到的我,却是蹦蹦跳跳从急诊室跑出来。由于佛法力量的加持,本来该得两年的病,这下两天就好了,上师和两位师伯的到来,正好为这伟大的佛法作了见证。
  后来,我又发现更奇特的事情,原来前两天的上吐下泻是药力的作用。不但如此,我的后背和淋巴腺的地方发出红疹,痛痒不堪,应该是佛力的加持,药物将脏腑四大重新作了调整,不但毒素从肠胃排除,而且也从皮肤排毒出来。在排毒的第三天,红疹渐渐退去时,我拍下了一张照片(见附图),照片中仍然明显的可以见到排出毒素的地方,刚好是我患病的左肺和虚弱的肾部,而我健康的右肺是没有任何的红疹和痛痒。
  伟大的第三世多杰羌佛对我及众生的慈悲与恩德,宏深似海,难以报答。我唯一能够报答佛恩的方法,就是以菩提心行去利益一切众生父母。我祈愿所有的众生父母悉皆长寿吉祥无病,得遇佛法修持,解脱轮回诸苦!

惭愧佛弟子 李伯琴

图中明显可见发红疹处刚好是患病的左肺和虚弱的肾部。

Tags: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