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力灭罪除障腿疾不药而愈

  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三日,我突然接到准备前往美国的通知。

  当时的我,暗自心想:「这应该是一个极为殊胜的因缘,否则这通知怎么会来得如此突然?」
  虽然难掩心中喜悦,但由于时间紧迫,要立即处理的赴美准备及公司需要安排的业务还很多,于是我马不停蹄的在办公椅上连续工作了好几个小时,这期间不仅忘了去上洗手间,也没有起身稍作伸展运动。当工作告一段落,从椅子上站起来时,我突然感到左臀部一阵强烈的神经酸痛,这酸痛从左侧坐骨、大腿一直延伸至小腿,这阵阵的酸痛无力感,让我觉得整条腿就好像要被扯断分离一样,若不是亲身体验,那种痛苦实在难以用笔墨形容。
  我想,可能是因为长时间久坐又没有活动,导致筋脉阻塞,引发十一年前怀孕时骑机车摔倒的旧伤复发吧!记得当时摔车时也有同样的痛麻感,但却没有这次的痛苦严重。这种酸痛最让我难以承受的是跪着的时候,因为只要左膝一着地,伴随而来的酸痛会让整支左脚动弹不得,无法施力。在出国前遇到这种情况,让我内心非常的焦急,心想一定要赶紧想办法治好才行,不然飞一趟美国要坐那么久的飞机,身体肯定无法负荷。
  当时,我跟同修说了我的这个状况,但自己身体的痛苦毕竟难以让对方完全理解,他虽然很关心我,但由于不知道我痛苦的症结所在,所以只能耳提面命的叮咛我说:「你太胖了,要多运动。」
  在想不到更好的治疗方法之前,也只能先采纳他的建议,试着到住家附近的民营健身房运动。当我搭电梯要到位于十六楼的健身房时,在电梯还未到达十六楼前,我就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左脚无力负荷,整个人几乎瘫软。虽然经过一系列的运动、按摩、泡热水澡、推拿治疗,但左脚还是时好时坏,不能痊愈。后来,我回忆起以前怀孕期间颜面神经麻痹,曾经给一位医师做过针灸治疗,效果还不错,所以就抱着姑且一试的心理立刻跑去诊所求助。
  针灸师诊断后,对我说:「你的左臀部有一块气结,就是这个气结导致气血不通,才让酸麻一直从左腿坐骨延伸到小腿的。只要经过针灸,大概一、两天就会好了。」
  果然,经过医师的针灸治疗后,隔天整条腿就灵活再现,不但能站也能跪了。在放下心中大石后,我于九月三日顺利抵达了美国。
  在谒见两位慈悲的上师后,两位上师替我们一行人安排了在美这段期间的功课,可能是长时间坐着的关系,我的左脚又开始酸痛起来,特别是当我跪着时,那熟悉的无力感又再度袭来,难受的我只能倚赖右脚的力量暂时支撑,我本想请一位师姐帮我做推拿舒缓,却也因时间的关系未能如愿。
  我心想:「无论是考验也好,还是业障现前也好,我绝不能被打倒,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撑过去。」
  回想皈依入佛门以来,闻法修行,设立道场,接引众生,一路走来虽然酸甜苦辣,但毕竟行不唐捐,这一生最幸福殊胜的时刻终于来临了。那天,我及其他同行师兄、师姐们进入了神圣的坛场。随后,我亲身经历了一场极为难逢的法义灌顶,至高无上大圣阿闍黎更为我们在场的佛弟子们灭罪除障,碍于法定戒律我不能犯戒讲述坛场所见圣境,只能说在大圣阿闍黎修法之下,信手拈来当下圣境应显,我们在现场都活生生亲眼所见,佛法是如此的真实而伟大,我实在太感动了!
  在法会圆满后,我怀着满腔的激动回到了饭店,这时我才意识到在法会开始前几分钟,那条还感觉疼痛难耐的左脚,不知在什么时候竟然不药而愈。甚至我还做了好几种姿势去检查,一下抬腿,一下踢脚,想不到它真的完完全全的好了!这实在太令我惊讶了!大圣阿闍黎的加持除障让我的业障除掉了,原本的酸麻疼痛一溜烟消失不见了!现在我的脚完全好了,我免去了长时间坐姿的腿痛之苦以及不知如何治疗的无奈,我无限感恩至尊大圣阿闍黎。
  佛力灭罪除障实在不可思议,以上就是我的真实经历,在此我由衷感恩我的两位上师――香格琼哇第四世多扎信雄仁波且与多杰觉拔格西第二世龙舟仁波且的恩德,如果没有两位上师的教导与提携,我想我这个笨弟子今生肯定难以得逢如此殊胜的法缘,弟子一定努力学佛修行,利益众生,以报佛恩。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

佛弟子 心玲

Tags: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