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忏悔安详往生记实

  我的二弟王立民(1956年 生)在长期辛劳地照顾小弟王立国往生之后,身体即大不如前了,他原本就有糖尿病及高血压的老毛病,更糟糕的是他不知为何竟患上先天性免疫失调症(俗称 掉皮症),这种病症的状况是皮肤全身上下红肿溃伤奇痒无比,每天脱落大量皮屑白茫茫散落一地。虽然这种病不会传染,但不知情的人都会远远避开。此病无法根治,每天必须全身清洗,再抹擦含有内固醇成份的皮肤药水、药膏。十多年下来,药剂累积的副作用对他身体的健康产生了很大的伤害,加之他不愿出门无法找到合适的工作,以致几乎没有朋友,日子久了不免有一些自闭症的倾向。

  大约是2008年10月份,他忽然吃任何东西都会呕吐,而且不时晕倒在地,后经送往台北长庚医院抽取骨髓检验,才发现竟是血红素数量太少。在医院紧急输血处理后,虽暂解燃眉之急,但因医生告之他的病况无药可医,只能靠不断检验输入血红素来维持,使他心理蒙上重大阴影,竟而得了忧郁症。本来宿疾已经十分麻烦,加上新症使得诊断治疗更是棘手,在深受种种的打击后,从此他卧病不愿起床、不愿活动、不愿进食,因此体重直线下降,从他输血起之八十余公斤至其往生时只剩三十公斤出头。

  在那段期间,他曾送往多家医院治疗,但均因病情复杂,疗效不佳而院方不愿长期收留;最后,辗转至台北医学院,该院各科主治大夫发挥善心,伸出援手,终于愿意收留轮番诊治,尤其主治科主任戴承正医师的细心关怀,更是令人感动。从2008年12月30日入住北医精神科病房,后又转内科病房,最后至血液肿瘤科病房医治,一直到2009年8  月13日闭目往生,二弟都没有离开过病房一步。

  二弟在北医住院治疗期间,我与大弟王立华轮流于病房看护他,每天要准备医院规定的标准三餐、清理大小便,更换干净的枕巾、床单、被单并铺上尿垫,因他无法安装导尿管,在为他更换衣物外,还要包上尿片,按时喂药、涂药,注意输血袋及盐水袋针液,此外每隔一小时要翻身、拍打、按摩,并且视需要不时调整病床的角度等等,虽然工作繁重,永无休止,但我们从未放弃过他,总是希望他能好转过来。

  岂料人生无常,没多久戴医师即告知我,二弟不只缺少血红素,还发现血小板亦欠缺,也就是罹患一种目前无法救治痊愈的病——血癌。戴医师还三次神情严肃的告诉我,得了这种病的人会暴毙而亡。我请教戴医师,那是什么状况?戴医师说,根据他的经验,此病患者在最终一定会七窍流血,并且大量吐血,死相非常凄惨恐怖。戴医师一番晴天霹雳的宣判,震得我失魂良久,我该怎么办呢?怎么帮助二弟呢?

  我深深惭愧自己修行不好,没有道行证量,只有每天在病房内默念《心经》及恭读帕母法着,回向给二弟。此时,引领我入佛门的黄佩玉师叔适时送了我一些菩提金刚丸及甘露丸,嘱我给二弟服用,并给他佩带一条金刚带。当我从师叔手中接到这些圣物时,我的内心非常感动,心想:「二弟还是很有福报啊!」        

  我让二弟服下圣丸,把金刚带挂在他脖子上。过了几天,我挑二弟还清醒的一天,为他解说简单的因果道理,带领他合掌跟着我以谦卑恭敬、真心诚意的心恭诵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圣号,并且要他发真心忏悔往昔所造的一切罪业。二弟是个很固执的人,从来没有参加过共修,也从未听过法音,但平常看到我作功课时,他又懂事地总会自动放低声音不敢打扰到我,真是我的好弟弟,现在回想起这些往事,不禁令我又难过起来。那天,二弟躺在病床上,一字一句吃力地随我念诵「忏悔偈」,他的声音沙哑而颤抖,泪水在深陷的眼眶中打转,那个情景感人深刻,我看到了他的虔诚与真心,不知不觉中我也泪流满面……

  感谢文殊学苑的师兄师姊们对我的关怀备至,让我度过了那段充满压力艰苦难熬的时光。但是该来的总是会来,就在二弟真心忏悔后一个星期,他来不及交待任何遗言,终于撒手人寰。他走的时候,没有任何痛苦的迹象,也没有像戴医师所预言的暴毙惨状,他的遗容安详,而且气色良好,使得医生及护士们都大感称奇,认为不可思议。我在当下强忍心中的悲痛,将金刚沙撒在他的额头与身上,将菩提金刚丸放入他的口中,心中默念佛号,祈求佛菩萨加持二弟能业障消除,往生净土。事后,黄师叔还主动代我向龙舟仁波且祈求为二弟往生修法作回向,真让我感激难忘!

  在撰写此文时,为了如实慎重起见,黄师叔陪我一起去拜访戴承正医师,在访谈见证无误后,我才将二弟王立民生前及往生情况据实记下。以上我所言皆真实不虚,若有妄语,愿堕地狱永不超生;若所言真实,将一切功德回向所有三界六道众生。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

惭愧佛弟子  王立台敬撰

Tags: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