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的未必能够放下,放下的并非一定放弃

放下 

  昨天,一位好朋友跟我聊天诉苦,说她压力无比,夜以继日地工作,却总有做不完的事;说她整夜整夜地失眠,却总有操不完的心。为此,她不断寻求风水师算命,以谋出路;她还四处结缘洽商投资者,执著而艰难地撑着,身心疲惫。

  我问:「你何不把它放下?」

  她说:「我好几次想过放弃,却心有不甘。不甘那几百万打水漂,不甘那梦想从此夭折,不甘那努力一场空。我必须坚持到底!」

  其实,放下并不等于放弃。放下,是心里放下对事务结果的期盼,是心无旁骛地努力,即所谓「因上努力,果上随缘」。放弃,则是身体停止继续某项活动,但心里是否停止却很难说,许多人往往是「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所以,放弃的未必能够放下,放下的并非一定放弃。用放下的态度去做事,发挥的是百分之百的能量,因为没有焦虑的心来消耗你的电池;用放下的态度去做事,我们累的只是自己的肉体,而不是自己的心。

  记得多年以前,我在一家外企负责销售工作。开始的三个月,没有销售指标,每天轻松上班,晚上还常常参加各种时尚活动,销售成绩却相当出色。三个月后有了任务指标,我的心开始沉重,头脑开始复杂;看着日历,算着数字,明天那个合同可否谈成?这个月任务啥时才能述标?后天碰头的客户能不能下单?白天提着一颗担忧和期盼的心上班,晚上带着一颗失望和焦虑的心回家。奇怪的是,越是担心、期待,合同往往越是谈不好、谈不成。有好几次,连煮熟的鸭子都搞飞了。这种恶性循环,使得自己压力愈来愈大,工作乐趣越来越少,最后剩下的只有身心疲惫、郁闷消沉。

  其实,何止是工作,生活也处处有纠结、有无奈。我们舍不得曾有过的精彩,舍不得居高时的虚荣;我们输不起一段情感之失,输不起一截人生之败;我们放不下已经走远的人与事,放不下早已尘封的是与非。

  我很苦恼困惑,从小到大名人名言没有少读,成年后各种文理哲学没有少看,各色心灵「鸡汤」也没有少喝,佛、道、儒的教诲也懂得不少,可是无论我如何赞美理解那些理论,无论如何把那些智慧的语句倒背如流,一旦事到临头,「放下」永远都成了传说,「舍得」永远是心口的一个痛。我不知道出路在那里?

  二零零九年初,去北京探望多年不见的朋友--余师姐,第一次听闻了佛陀师父的法音《无上殊胜法》,一股暖流在心中流淌,泪水不停在眼眶打转,其实当时我对佛陀师父的口音只能听懂不到30%,可是我却象是被磁铁吸住一般,在地上一动不动地坐着感受佛陀师父那慈悲幽默的音声,和散发出温暖如阳光般的巨大能量。

  听完一盘,我问:「还有吗?我能接着听吗?」

  就这样,那次北京之行,我哪里都没去,就在余师姐家连续听了几天的法音。我的内心充满一种光明、一种力量、一种无以言表的欢喜,我知道我找到方向了。

  离开北京前,我问师姐:「能借些法音带回上海听吗?」

  她说:「不行,除非你在上海能召集十个人一起听闻,那我就为你送去法音。」

  回到上海后我立马行动,开始召集一些平时来往较多,经常谈佛论道的朋友。五个月后,我打电话给师姐说:「我准备好了,你过来吧!」

  二零零九年十月的一天,余师姐带了二十盘法音来到上海,我的闻法点从此成立了。几个月的闻受法音,让我有种大梦初醒,恍然大悟的感觉。

  一直以来,我认为自己已经信佛学佛,其实边都没沾上,充其量只是拜佛求佛,没有真的认识佛教,对佛学的义理一知半解。我连最基本的世间无常实相都没有看透,对因缘果报的法则都还将信将疑,更谈不上生起一颗出离求解脱的心,所以心也就自然处处聚焦在事务的结果而无法自在。有时好像也能放下,舍得某些人、某些事物,可仔细一想,那往往是新的目标取代旧的兴趣,新的执著置换旧的依恋,根本不是真正的放下。另外,因为只在义理上穷钻深研,并没有付诸实践,则当然「如人说食,终不能饱」。

  第三世多杰羌佛说《什么叫修行》,让我真正明白唯有在生活中不断实践,体验、印证万法皆无常,坚信因果缚业轮回无常的痛苦,出离心才会生起并日益增强,有了无常心、出离心的修行,对世间的爱恨情仇得失利益,才可能真正的拿得起、放得下。我过去的那些「知」,是不了义的知、不究竟的知,没有正确的修行次第,真的是盲修瞎炼!由于外道无法阐明宇宙人生的真谛,指出一切苦厄的根本,所以我们寻求各种心灵书籍、心理医生、灵性导师的指导帮助,也只能像服用止痛片一般,虽然能让疼痛的症状消失,但是它并没有解决导致疼痛的病根,于是下一次碰到诱因,疼痛又会再次出现。

  听闻法音的这一年,恰是我开始代理义大利家具中国销售的同一年。我的收入100%依赖于销售提成,头几个月我连一分钱的收入都没有,因为对我而言,这是一个全新的行业,一切从零开始。我把听闻的法音义理运用到实践中,尽量做到不纠结、不焦虑,努力工作坦然面对,只管播种莫问收成,遵道而行无怨无悔。几个月后,业务开始起色,收入开始增加。虽然销售情况有起有伏,但我一直都能保持平静安然的心。

  二零一零年七月,我赴香港考取了闻法上师,我对学佛的意义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对人生也有了更明确的方向。学佛修行,了脱生死,饶益有情,这是我今生要做的事,也是必定要走的路。

  我秉持信愿行,明信因果,冥冥之中一切皆有安排。留意自己每一个当下的身口意,依教奉行,一切将自然富足。

  记得去年到成都,在文殊院看到一幅对联:「见了便做做了便放下了了有何不了,慧生于觉觉生于自在生生还是无生。」愿以此联,与本文开始所说的那位朋友,以及所有学佛修行的师兄师姐们共勉!

妙来
2013年3月9日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