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拿什么来拯救父母?

  「我拿什么来拯救父母?」答案无从知晓,苦寻多年,庆幸自己有福报,终于在学习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亲说的法宝中找到了答案。佛陀说法《什么叫修行》中,完美无缺的义理让我有醍醐灌顶之受。​

  「大悲我母菩提心法」和「菩萨应照菩提心法」是成就解脱的因种和根本。「大悲我母菩提心」中,其「知母」、「念恩」的胜义之理深刻的唤醒了我的良知与悲心。

  何谓知母?了彻三界六道众生无始以来于轮回转折中,他们皆是我父我母。何谓念恩?一切众生父母给与了我生命,养育、体爱于我,为我而劳累病苦,恩重如山,父母之苦皆是我之苦。

  父母的离世,让我坚定地走进了佛门,因为我知道无论他们转世到哪里,唯有佛法才能救助到他们。我常常回忆起父母在离世前,被病苦折磨的那种无奈无助的样子,渴望求生的眼神,常常期盼的望着我,说:「我的命在我女儿手里,我的女儿很孝顺能救得了我的命!」

  我听到这些话,心被深深的刺痛,那一幕永远烙印在我的八识田里,终生难忘。曾经的亲人、相识与不相识的同事、好友、人道及他道的众生,在生命的轨迹中,无一不是生老病死苦,甚至是英年早逝或在极度痛苦中折磨而死,一幕一景都像是昨天才刚发生,印证了佛法所说的无常迅速、刹那变异。

  学佛以后,我明白了多生累劫的一切众生皆是我父我母,在长期的熏修中,慈悲心和菩提心也慢慢的生发起来。每当看到路边那些高高挂起被活杀的生命,就会想到牠们被杀前那惊恐的眼神以及无助的挣扎。世间无尽的苦境每天都在重复发生,无一不是苦痛至极:在贪婪阴森的笑声中夹起鲜活的生命直接投进滚烫的火锅;被残忍的杀戮,又被煎炸油烹的生命;公路上被反复辗压而血肉模糊已无身形的躯体;鲜活的鱼儿被铁刷狠狠的刮去鱼鳞,斩头刨肚,已成两端的鱼身,鳃、尾还在痛苦的挣扎;动物之间弱肉强食的血腥厮杀等等,让人备感难受和心痛不已,也时刻警惕、鞭策着我,发愤一定要坚定不移在脱离轮回、解脱诸苦的菩提道上精进前行。

  「我拿什么来拯救父母?」是我常常反问自己的话题。愚痴的我曾经一度认为经书里所说「多生累劫的一切众生与我皆互为亲眷」,无非是佛菩萨为了教化众生走上菩提之路的一种善巧方便而已,疑惑多年不能释怀,直到学习了《第三世多杰羌佛说什么叫修行》和《极圣解脱大手印》两大心髓后,才猛然觉醒。

  《什么叫修行》中:「佛陀说法,菩提心的真实之义是必然成道之因。凡行菩提道者,终结菩提之果。」如何修菩提心?以大悲之心发愿六道众生与我等皆共成佛道,广利有情入正法,身口意三业真诚与佛相应,增益菩萨地因。修菩提心必须付诸实践,依八基正见、双运七支菩提心法修持。佛说修行法,环环相扣,次第分明,殊胜无比,句句摄受我心。

  《解脱大手印》中的两大心髓是解脱成就的行持指南,是生发大悲菩提心、胜义菩提心的精髓妙法,也是十方诸佛菩萨在修行阶段最无上的顶圣佛法。我终于找到了解脱成就的捷径,找到了报答父母之恩的方法,找到了利益六道父母解脱轮回的路径。惭愧的我,只有坚定道心、脚踏实地精进修学如来正法,自觉觉他,度脱有情,以报一切众生父母之恩。此时,内心法喜充满,感恩无限。

  在此,我特别感恩几年来一直严格教诲我的恩师——香格琼哇上师、龙舟上师和师母。他们不辞劳苦,利导众生,足迹遍布各地,非常严谨低调,以身作则来教化我们,关心我们,帮助我们,并且多次讲述在佛陀师父身边受教的故事来激励我们,让我感触颇多,收获很大。

  香格琼哇上师还有一句常说的话:「众生的问题永远都是自己的问题。」我把它作为自我反省的座右铭,很有受用。

  反省自我,不足之处很多,几年来的修学,我深切体悟到修行更多的是要从当下细微处去着眼,随时察觉自己的起心动念,依教奉行,诸恶莫作,众善奉行。

  此生值遇佛陀住世,又得暇满人身,当万般珍惜持修正法,学习诸佛菩萨,还度如是恒沙众,将此深心奉尘刹,精进努力向菩提,成就解脱利有情,以报佛恩、众生恩!

惭愧佛弟子 才仁白宗

2019年9月25日

转自佛教正法中心

Tags: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