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佛门,修行路上的助缘使我成为乡村里的幸运儿

  大山四季春夏秋冬的无常轮替,有著我童年无比快乐的回忆。春天冰雪消融,但天气依然那麼冷,杏树、李树不畏严寒,倔强地孕育出花蕾,从少到多频频绽放花朵,春意盎然,真是应了那句话「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到了夏天,放眼望去干净的天空飘著朵朵白云,有时飘浮在连绵起伏的山顶,有时弥漫在山腰间。远处是连片绿油油的玉米地,酷似大地被披上了绿戎装。门前的小河涓涓,流淌著总是那麼清澈的河水。不难想起秋天收获的季节,微带著雾气的清晨,勤劳的村民早早就去田里收割了。看著金灿灿的粮食,村里的乡亲和我的父母脸上乐开了花,嘴都合不拢,似乎忘记了劳作的辛苦。东北的冬天,寒风凛凛,冰天雪地,三九严寒,大雪咆天。屯子里基本都是土坯房,白色的房顶炊烟袅袅,像竖立的哈达缓缓飘舞。那时的人们虽然贫穷,但无忧无虑,精神是快乐的。倾听著乡音,我一天天的成长!
  一串到了我记事的年龄,一群孩子围坐在爷爷身旁,一个又一个的故事,天天分解。佛祖、天上、地狱、鬼道等深深地刻在我的心里。水泊梁山好汉一百单八将,爷爷细细描述著每一个人物的特徵:宋江的懦弱、鲁智深的倒拔垂杨柳、潘金莲的轻浮…;隋唐英雄里的福星程咬金劫皇杠,智勇双全仁义的秦琼,祖传回马枪、武功超群的将门之后、时代的偶像罗成;记忆尤深的是西游记,孙悟空大闹天宫、三打白骨精、取经路上的九九八十一难,想要取得真经就得坚定信念、历经磨难、斩妖除恶,特别是佛祖的庄严和无所不能、观世音菩萨的无处不现身、唐僧的慈悲、孙悟空与妖魔的斗智斗勇;还有封神演义各路神仙,神通广大,充满著向往和羡慕。从小就听爷爷讲太上老君的厉害、龙王爷能降雨、阴曹地府等离奇故事,儒家的孝、悌、忠、信、礼、义、廉、耻。感恩我生命中亲爱的爷爷,伴随著我的童年、少年一路长大,在那个蔽塞的穷乡僻壤里,爷爷让我这个傻孩子学到了这麼多,我是一个幸运的女孩。
  十九岁那年,我离开了绵延的青山、悠悠的绿草、儿时的玩伴,怀著对城市的向往和憧憬,我这个土丫头进城了。城市的高楼大厦、宽敞的街道、川流不息的人群穿著是那麼洋气,一切都深深吸引我。人们对我有新奇,也有异样的眼光,更有歧视。慢慢的,我融入了这座灯红酒绿的城市,学会了适应。在这里,有幸结识我生命中的第一个贵人,我的同行,她俗姓刘,我称呼她刘姐。她心地非常纯净憨厚,相貌平平,嘴巴很笨,不会花言巧语,别人都看不起她,但我喜欢她的真诚,缘份让我们成為最要好的朋友。她大我几岁,也相过亲,但屡次失败。之后,她还参加了我的婚礼。有几年的时间我俩失联了,那个年代没有手机,其后经人打听说她出家了,我就找到她住的寺院,还经常去亲近她、供养她。她领我去大寺院拜佛,告诉我佛门的规矩,让我吃素,说众生平等,因果不昧,吃众生肉來世还要偿还的,我害怕了,从那天起我再没吃过肉。后來,我和先生做生意亏大了,她让我诵《地藏经》,并权巧的对我说:「多诵经,别人欠的钱就能要回來了。」让我许愿诵多少部经,我就诵了二百部《地藏经》。当我一天一天的诵经就明白了因果,我前世今生种下了多少恶因,今世來生就得偿还多少果报,如是因如是果,我再也不想讨债了,冤冤相报何时了,认账了,释然了。这也是我接触佛教的缘起。
  无常迅速,光阴似箭,随著年龄的增长,青春一去不复返,一不小心三十多岁了。初一、十五跑跑道场逛逛寺院,东朝朝西拜拜,参加一些善人道,学过传统文化,一部《无量寿经》、一句阿弥陀佛求往生。有时候因缘真是难以理解,到某个时候总会有人出现。一天,我先生的姨父听说我学佛,就來看我。他是在家自学自悟,还有点通灵。他问我:「怎麼个学佛修行?」我说:「天天绕佛,求往生极乐世界。」他说:「你的见解错误,学佛不是為了现在就往生,不能只念一句阿弥陀佛,而是要深入经藏,利益一切有情众生,方得成就!」之后,姨父给我送來了很多经书义解,又给我引荐一个团队,他们诵《心经》、楞严咒,天天打坐,说明心见性快。我听了杂七杂八所谓高僧大德的讲座无数,一听就是六、七年,时光一天天混过去了。虽然看了、听了那麼多,心中依然迷惑,总觉得缺少什麼,一直没有遇到我想要的佛法
  佛光普照,佛对所有的众生都是慈悲平等、没有分别之心,你想求正法,想得到佛光的照耀,就要离开阴暗处,投身沐浴在佛法的光明中。2011年,我迎來了人生的曙光,就犹如中了巨额彩票,当时有幸从一位王师姐那里,看到了阿王诺布帕母的《般若实相论》,看得我泪流满面,兴奋不已。接著,我陆续跟这位师姐借來《入法门论》、《因明论略示》等法著。我拜读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的《般若波罗密多心经讲义》,每一句都是那麼地淋漓尽致、义理分明,正如《学佛》一书的出版社说明:「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说法,契理契机,法理清晰透彻,深浅得宜,是最好的佛经。」这正是我所要找的,我恭看这些殊胜法宝后,毫不犹豫去了香港皈依,走进了如來正法之门。
  今年7月20日,我们一行十九人幸运参加了由大德上师举办的近二百人一场的观世音菩萨大悲心加持法会。真是不可思议,大德上师修法前后,我就听到周遭同学传來各种不同的哀鸣声、痛哭声、念佛声、持咒声,此起彼落,有跳跃的、有游走的、有晃动的、有敲打的、有倒地的,真是千姿百态,各有不同,感觉到众生是那麼凄惨,无始劫來的颠沛流离,苦不堪言,突然见到久别重逢的亲人那种委屈。我在境界中,一直扭动脖子。加持结束之后,大家按捺不住心中的法喜,纷纷上台分享各自的受用!以前我参加过两次以凡充圣的邪师所办的同样的法会,那时我不知道他已堕落退道。我没有相应於他的邪恶,万幸的是,从來没得到过邪恶的加持。这次相当的不一样,我多年的颈椎病得到了加持调整,从那天起,颈椎再也没疼过。
  感恩至高伟大的佛陀师父!
  感恩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
  感恩大德上师!
  恭闻法音,学修正法,让我明白了什麼才是真正能使众生解脱的佛法,我终於明白了什麼是真正的学佛,就是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大悲為本,利益一切众生,把修行落到实处,自利利他。感恩十方诸佛菩萨的慈悲眷顾,我庆幸,我自豪,让我今生得遇佛陀学到真正的如來正法,《一百二十八条邪恶、错误知见》推翻了我从前很多很多不如法的盲修瞎炼,纠正了我曾经的无数邪知偏见。感恩我修行路上所有的助缘,让我免於徒劳,我是天下最幸运的人!

松美 2019年9月26日

转自佛教正法中心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