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面对生与死,什么是苦?-生死事大

觉海文集:生死大事

  在《景德传灯录》里面有这麼一段记载:

  洞山良价禅师有一次问僧人说:「世间何物最苦?」

  僧人回答说:「地狱最苦。」

  洞山良价说:「不然。」

  僧人便问说:「师意如何?」

  洞山良价说:「在此衣线下不明大事,是名最苦。」

  衣线下,指袈裟,引申為修行佛道的事。洞山禅师的提示是说:众生因眩惑於眼前的事物而不究真实、不了生死,但对修行人來说,只要还一口气活在世间,却不明生死大事,生死的根本问题未能解决,这就是最苦的事。

  人生有两大问题:一為生,一為死。一个人如果不能对生死两大问题有所觉悟,那麼无论他的事业成就有多大、学问名望有多高,都会失去人生的意义和价值。人时常谈论人生观,却疏忽了人生观反面的人死观,只知在如何生这方面下功夫,从來不在如何死那方面去设想。众生忙忙碌碌,一生营求世间的物质,可是物质毕竟是无常、无实的,就是追求到手,还不一定能够真正拥有。

  有情决定死,无情决定灭,这是现实的真相。众生宁可奔波追逐时刻变化不能把握的虚幻世相,却是不愿思惟必将來临终归要死的既定事实,讲起來实在是无明颠倒。

  对於生命的体认,最亲切、最无可闪避、最不能作假的,就是死亡。惟有真正领悟真理的人,才能够一方面肯定心性的无限存在,一方面也彻底放下对死亡的忧虑、恐惧和遗憾。众生会对死亡产生畏惧,是由於对死亡的无知,事实上众生身躯的生老病死,这不过是现象界变化的过程,如果因為看不到死后如何,就自以為死后一了百了,烟消云散,这在佛法上称為凡夫之断见。

  譬如溪水流入大海中,海水在一定的温度和气压之下,会上升化為水蒸气,成為云和雾,飘向四方;云和雾也会在一定的气候条件下,以下雨或下雪的形态降落地面,再流入溪川之中。所以,在水的生命流程当中,这些溪水、海水、云、雾、雨、雪,都不过是随不同因缘而暂时存在的现象。众生的生命也是一样,是一个随不同业缘而流转变化的过程,众生死亡以后虽然肉体不再有心跳、呼吸,但以佛法來看,这并不是终点,在还未解脱前,都只是法界大化流变的过程而已。

  人如果能够彻底体认自己的心性,由物质的世界透入无相的法界,就可以得到自在的体验,消失了生和死之间那种对立和矛盾的意念,同时也会对生命的真实有整体的领悟。因為拥有成熟的生命观以及生命的喜悦,了知生命的意义,所以解决了因死亡而产生的不安。就像六祖惠能大师灭度以前,徒众都伤心得流泪涕泣,但是他对大家说:「我知道自己的去处,你们不必悲伤。」又如广钦老和尚圆寂以前说:「无來也无去,没有什麼事。」修行学佛,参禅悟道,在於能明心见性,证到法身住境,了生脱死,所谓「幻化空身即法身,法身觉了无一物,本源自性天真佛,不來不去何得罪,了了然然生自脱。」由於见性之人了彻法性本无生灭來去,人法两空,事事无碍,所以不為生死幻相所转,能够得到身心大自在。

  禅家说:「大死一番,大活现成。」此即教人应时常思惟无常,参透死亡,这样才会更加珍惜人生,从此用一颗最纯净的心來修学佛法。只要有一颗善良、慈悲、菩提的心,就能换得成就、换得解脱,因為圣者们会知道、会观照、会传佛法让其了生脱死,重点在於是不是真正发心為佛法的事业奉献?只要种下善因,因缘会成熟,会得遇大德圣者的。

  要知道:人是要死的,这一关是必须要过的,如果要想不死,要想生死自由,必须符合佛法的修持。如果不符合真正如來正法的修持,死是必须走的。要不死就得了生脱死,把生死彻底了结,不再生也不再死,达到生死自由,想生则生,想死则死,不想死又生,这样才是幸福的。

转自佛教正法中心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