辗转终入佛门,闻法获得受用

我如何走入如來正法的大门

  记得小时候,母亲曾告诉我,晚上走在黑暗没有灯光的路上,感到恐怖害怕时,要念「南无阿弥陀佛」或「南无观世音菩萨」,这样就不会感到害怕了。由於当时播下的佛号种子,深埋在心灵深处,以后每当走在暗路或遇到困难无法解决时,我就会自然而然地默念佛号,真的感觉黑暗的路好像变亮了,一点都不会害怕,这就是我最早对佛菩萨产生信赖依靠的缘起。

 长大后在十几岁少女时代,有一次於无意中看到一本《白衣神咒》,我很高兴,每天晚上就照著神咒念,也有感应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於是对佛菩萨更加的深信崇拜。那时候的我,根本不知道什麼是佛教?什麼是外道?也不知道显宗与密宗的关系。

  在1984年來到美国以后,我在报纸上看到有人撰写西藏密宗事迹的报导,内容谈及作者本人曾与一位西藏喇嘛在路上行走,该喇嘛本來走在他的前面,可是走到一个叉路后竟一直往天上走去,这是他亲眼目睹的事实,令他惊奇不已。后來,我又听一位朋友谈起,以前台湾有家投资公司的老板是经由一群喇嘛修法,把他未來十辈子的财富挪到这一世來享用而发迹的。这使我对密宗的奥妙神秘产生了无穷的联想。

  直到1986年的某一天,在偶然的机缘下,得知西藏來的卡卢仁波切正在洛杉矶弘法,所以我便前往听了几次卡卢仁波切的开示,并参加灌顶法会,这是我接触密宗的开始。卡卢仁波切说的是藏语,现场先经一位白人翻成英文,再由一位华人译成中文,我想开示的内容经过一而再、再而三的辗转翻译成不同的语言,所谓「差之毫厘,失之千里」,这其中一定免不了会有误差不全的存在。

  在后來的几年中,我又参加大宝法王和一些仁波切、呼图克图的灌顶法会,也是透过翻译,还是一样有听没有懂,人云亦云,跟著走过场,结法缘而己。我仍然一直寻寻觅觅,不知何处才是真正拥有如來正法的寺庙?不知大圣德又在何处?

  到了1999那年,我有幸参加了一场北美首次的迎请佛降甘露舍利法会,恭看佛史上三大女法王之一的阿王诺布帕母圣修佛降甘露舍利法带,见到真实佛法圣境的展现。但由於无始无明业障所盖,也是法缘未熟,我并没有因此而走进如來正法的大门,如今想來实在惭愧,后悔错失了好几年的光阴。

  到了2003年,有一天我去裱画,并与店里的老板娘闲谈起來,无意间聊到了佛教,我就指著画对她说:「我认识这位画家,他说他都专诵《心经》,而我都是念诵《金刚经》,而且也有一些感应的事发生。」

  老板娘听我这麼讲,突然说:「我去拿一份报纸给你看。」

  老板娘从屋内取來了一份几天前的旧报纸给我,然后指著其中一篇文字对我说:「报上刊登的这篇报导,你相信吗?」

  原來这是一篇「真正的净土大法念佛法门」的新闻报导,内容是记录佛弟子侯欲善虔诚向佛,在家中结往生手印安详圆寂,其妻侯李庆秋亲眼见到阿弥陀佛等接引她的先生往生极乐的真人实事报导。我看完报导以后,心想这岂不正是我日日夜夜寻找的伟大佛法吗?那佛寺在哪里呢?报上也没有刊载联络的电话、地址,甚至连记者是谁都不知道,我要到哪里去找呢?我心里很著急,怎麼办?我不愿再失去这难得的机缘。

  我向老板娘要了那份旧报纸,回家后想到报上图片中侯欲善居士的太太侯李庆秋是加州中医师,而我也是加州中医师,我们好像曾在公会见过面,於是我马上找出电话号码打给侯医师。

  电话接通后,我对她说:「我在报上看到你先生往生的事,请问那佛寺在哪里?」

  她回答说:「你來,你來,我这里有坛场。」

  我问清楚地址后,随即与我的同修吴子宾一起前往,原來她告诉我的地方是一栋医疗大楼。上了二楼,进入她的诊所里面,立刻看到接待室的墙上贴满了许多不可思议佛法力量展现的圣迹报导,我也看到旁边有一房间安设了简单而庄严的坛场,我非常兴奋,相信自己终於找到真正的如來正法了!

  当时,侯医师问我要不要來听佛陀老人家开示的法音,我二话不说马上答应,并且当场请了帕母的六论以及几本佛书回去,内心实在是法喜充满,无法形容!

  可是当我第一次听闻佛陀老人家的法音时,由於方言的关系,整盘法音只听懂几句,所以心情很沉重,不知该怎麼办才好?心想以前听西藏仁波切的开示是经过不完整的翻译,现在好不容易能听到讲中文的正知正见佛法开示,这是多麼珍贵难逢的呀!我怎麼能放弃呢?我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因口音的问题而灰心。

  那时,我的同修想打退堂鼓,他对我说:「口音那麼重,听也听不懂,不知在开示什麼?下次我们不要來浪费时间了。」

  我说:「没关系!我们再试试看吧!」

  侯医师也在旁边说:「你们多听几次等适应了就会听懂的。」

  当第二次要去闻法时,我硬是拉著同修陪我一起去,因為我知道在学佛修行的道路上,如果夫妻只有一方修行,而另一半不修行,将來在这条路上多多少少总是会有障碍的。

  此后,我们一而再、再而三的继续认真闻法试著去适应方音,但还是很难听懂。后來遇到香格琼哇仁波切(当时為魁智法师),我向仁波切请示口音的问题,结果还是仁波切有办法,他告诉侯师姐新同学要听闻法音,可以先听佛陀老人家來美国以后所开示的法音,比较没有口音上的问题,因而圆满解决了困惑我们几个礼拜的难题。

  我与同修长期闻受  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音,树立了佛法的正知见,得到很大的受用,我衷心感恩至高伟大的  第三世多杰羌佛,感谢仁波切以及侯欲善居士、侯李庆秋师姐,还有写那篇报导文章的记者和给我报纸的那位裱画店的老板娘,改天因缘成熟时我一定要去接引她來学佛闻法。

  当今末法时期,佛教界充斥邪知偏见,众生能听闻到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说法,这是多生累劫的福报,所以要万般珍惜。闻受法音时,一定要多遍听闻,听明白后,落实在日常生活中去修持,这样自然会得到很大的法益。佛经说:「人身难得,佛法难闻。」今生获得人身,如果错过修学如來正法的因缘,那就非常可惜了!
 
  我与同修為了方便众生闻法,各自分别设立了闻法点,而且我们都通过考试,取得了闻法上师的资格,此生惟愿好好自我修持,利益众生,一步一脚印往前迈进。以上就是我如何走入如來正法修学的心路历程。

惭愧佛弟子    吴美伶

转自佛教正法中心

Tags: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