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受正法,依法起行,真正的修行与修法沿著成就的轨迹

逐梦――沿著成就的轨迹

  某夜,微凉,无思无虑,平常入睡。忽有一梦,梦见三尊金色盈身的佛陀踏浪而來,所行之处,滔天巨浪翻涌两分,三佛立於波涛之上,对我慈然而笑,我不由兴奋莫名,在惊喜中醒來,才知只不过是一场梦,可梦境却是鲜明无比,朗朗在心。此时,皎洁的月光投窗而入,如纱似绸,照在我的身上。夜凉如水,我望著寂寥的天空,悲欣交集。
       
  我多麼想在这梦中永不醒來,甚至奢望能梦想成真,沿著那佛陀披开波浪的轨迹跟随而去。只不过,辗转之间,回光返照自己——这个梦,哪天才会得以实现?数十年的匆匆人生,如同这世上的大多数人,做人都乏善可陈,哪里有福德谈得上「随佛而去」呢?

  自从有缘得遇如來正法,几年下來,觉得自己非常愚钝,现在还是六道苦海里头出头没的一员,快乐还是凡夫的快乐,悲也不离俗世的悲,贪瞋痴慢疑的习气种子依然常常随境现行。尽管实情如此,可我深知明白,在这个纷乱的年代,我和其他很多人,成就的希望比无始劫來的任何时候都大!

  因為正是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让我在听闻过程中,看清楚一条通往生死自由的路径。於是,就有了这篇「逐梦——沿著成就的轨迹」。

  沿著成就的轨迹,成就的路就在眼前,我看到路轨的起点是——

闻受正法

  宇宙之间,大到星辰天体运行,小到原野细草的岁枯岁荣,都有它的规律,任何事物的圆满和受用,无不建立在对规则定律的透彻认知上。学佛要成就,也有它的规律,以概念的形式阐述这种规律,则包括:什麼是佛教?佛学和佛法如何区分?如何择师?什麼是修行?修行和修法之间的关系如何?灌顶的层次和具体内容是什麼?空性知见如何建立?……等等,含盖诸多方面。不明理不足以行道,所以,这些实為行人纳受之首要。

  我们时常看到佛经上记载,十方诸菩萨、阿罗汉、大比丘众、天龙八部、人非人等,或圣或凡,齐聚佛前。那麼,齐聚佛前做什麼呢?就是闻受佛陀宣说的如來正法。释迦佛陀住世时,承佛尊前,闻佛说法;佛陀报化后,经律论三藏十二部则成為闻法所依。历來的菩萨、祖师、大德无不是由闻受正确的法义破迷证道而得大成就,当今在  第三世多杰羌佛座下修行成就的众多法王、仁波切、高僧、大居士,亦复如是。

  要得到闻法的利益,就要亲近真正的法音。鉴别某处有没有正法的存在很简单,其实仔细体察那个道场修行人的知见和行為就了解了。鉴别法音的真伪也很简单,真正的法音不是普通法师、居士引经据典,咬文嚼字,喋喋不休的长篇大论,也不是故作玄妙深奥的动不动就是一首偈和诗,那些是人们所唾弃的自惑惑人的精神鸦片。佛菩萨的法音,恒时都在安抚於苦海中挣扎的灵魂,恒时都在一片原本死寂的人生路上给我们展显涅盘的勃勃生机。由於佛菩萨们心中唯一想到、做到的,就是让众生快些得安乐、得成就、得解脱,他们由无量悲心流露出的法语,无时无刻不像盛夏里的山涧清流,令有缘得遇者,其烦恼毒火得以止息。所以,凡是符合三藏教义的法音,听闻之后,直接带來的就是使人法喜充满,有如醍醐灌顶,清凉愉悦。假如闻受法音后,是感觉压抑、绝望、悲伤、沮丧、颓废、麻木不仁、无明火起等等,那麼这种法音就不是真正的法音了。末法时期,不想学佛的人固然愚痴邪见,想学佛的人所到之处又常遭遇迷人的陷阱,一不小心陷入,难免破财遭灾、穷困潦倒、家破人亡乃至堕落沉沦三恶道。

  珍惜难得的法音吧!不要只把它顶在头上,更要把它刻在心里。如此,路即使曲曲折折,天色也任它昏冥暗淡,我们还是能快缓自如,如信步闲庭。正法难闻今已闻,不断的闻法熏习,早就让我们在八识田中,深植正法的种子,在我们追逐成就的轨迹中,且看清路的方向,洞察明见,透雾而行。

  於是,成就的路就在眼前,我清楚这条路接著就是——

依法起行

  当然,这里的「法」是佛陀法音开示的真俗二谛之法义。古语云:知而后行,知行合一。彻了法义的行者定会将法义的精华消融成為自己修行的圭臬。修行是什麼呢? 
   
  我说——
    
  修行是為父母奉上的每一碗饭、递上的每一个暖炉,是夫妻闹对时每一次抢先的拥抱、每一次的包容。 
   
  修行是於非自家的门前扫的每一次雪、捡的每一张碎纸屑,是早晨对左邻右舍擦肩而过的每一次微笑、每一声问候。 
   
  修行是在朋友每一次向你倾诉不如意时的陪伴和抚慰,於心、於财、於物、於事尽己所能,有时也要尽己所不能。 
   
  修行是遭他人误解非议甚至非难时的每一次沉默、每一次安忍,不变是你,依然喜他所得、悲他所苦。  

修行是每一次餐桌前看到生猛海鲜移开的目光,是每一次為流浪的猫、狗随手留下的菜食,是每一次為蚂蚁抬高的脚。 

修行是灾区孩子、老人们收到的每一笔无名资款、每一套被褥、每一双鞋,还有每一封安慰的明信片。

修行是每一次面对花样佳人时的坦然,既然美好,就让她们属山、属水、属於风景,就是不能让她们停留在你的心中。 

  修行是每一杯在寒夜孤灯下的清茶,是每一碗薄粥的香甜,是信念中坚持的两袖清风随缘过,名利何能染我心。 

  修行是每一回静处的自省,每一次佛前忏悔的泪水,是每一次「不怕念起,只怕觉迟」的警醒。

………

  太多了,我说也说不完。 

  我只好把闻法时所记忆的整理几句出來,用以总结: 

  修行是以四无量心為基础,六度万行作深入,以五戒、十善為根本,活泼运用在日常生活的应机接物、待人处事,乃至面对一切内外境时的自我道德行持的完善。 

  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修行,是任何期冀了生脱死的行人证道之因,离此修行,成道则难免空幻一场。修行的作用,是要把每一位行人磨炼成适合修习密法的法器,故又称加行,它不仅仅是基础,实际上贯穿一个普通行人从凡夫到成佛的整个过程,是成道的资粮。好比一个旅人,要从江南徒行到西藏,尽管他手持地图,方向精准,可是在没有食物的条件下,谁会认為他能抵达目的地呢?饥饿一定会让他寸步难行,到最后,西藏也只能成為永远的远方了。 

  有了身、口、意完美行持所带來的资粮后,行人会问:「是不是这样即是佛法的整体面貌了呢?」当然不是!善良的人们啊!你们难道没有看到许多关爱别人远胜自己的大善之士,难行能行,难舍能舍,却依然难逃无常?你们难道没有看到许多终其一生皓首穷经、著作等身的佛学大家,妙笔生花,却写不出自己生死自由是将在那年、那月、那时?你们难道没有看到许多上承法统、下化众生的所谓「巨圣、巨德、巨法掌持者」,在无数被他们所「度化」的众生祈请祷告声中,最后也只是「巨无奈」地解脱不开中有再落轮回,甚至死於非命? 

  其实,佛法里有修行和修法,此两者须兼备,有功无行步不前,有行无功如无脚。修法,就是做功课,修持上师所传的佛法,此佛法须经灌顶而传,谓之传法。法的传授主分四部:瑜伽部、行瑜伽、事瑜伽、无上瑜伽。无上瑜伽里有金刚部的法:上乐金刚、时轮金刚、狮子金刚、大威德金刚、密集金刚、马头金刚等等,还有金刚亥母法、空行母法、忿怒莲师法、四臂观音法、绿度母法、白度母法、孔雀明王如來法……。有很多种法,每一部法都有专门的仪轨,每部仪轨包含了观想、手印、咒语、共与不共曼茶罗等等,行者灌顶后(尤其是内密灌顶),如能依法修习,即可产生巨大的力量和受用境,福报增长,智慧开敷,神通具足。一切成就都是依法來实现,离法即无成就可言。所以,如果你只专注於慈悲喜舍的修行,请不要忘记还要修法;如果你整天追寻的快乐满足,还是建立在他人的烦恼痛苦上,就必须知道邪命和五毒随身的你,纵然修再多的法,也敲不开佛国的门,因為佛菩萨的队伍中,怎麼可能容下一个行為不端、坑害众生的人呢?以行养功,以功证道,行功双运才是圆融的法度。 

  世上的路有千万条,而了生脱死的路只有一条,就是闻、思、修以求证,除此别无他路。这条解脱道路上,无始以來从未间断行走著无数逐梦的人,或成功、或失败、或站起、或倒下,逐梦的人用血、泪、汗谱写超越轮回的激昂乐章。 

  修行人成就的梦,始於二千五百年前菩提树下的一句轻叹:「一切众生皆具如來智慧德相,只因妄想执著而不能证得。」

  修行人成就的梦,始於莲花生大士开启藏王赤松德赞的一折恭请的函柬,当圣者的目光投向广漠无边的藏土,冰山上的雪莲花也在阳光下迎著寒风盛然怒放。

  修行人成就的梦,始於菩提达摩大师的临江一跃,那一苇芦蒿承载千年汉地众生的慧命,化為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如今,  第三世多杰羌佛來了,老人家信手挥洒之间,為你我铺出一条彩虹之路,这条路直跨天际,通向光明,通向解脱,通向明媚庄严的佛国胜地。 

  逐梦的我,逐梦的你, 

  那还等待著什麼呢? 

  逐梦——沿著成就的轨迹。

光鸣  写於洛城

转自佛教正法中心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