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圣迹|在佛陀的教授下预知时辰结印坐化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预知时辰,结印坐化

――本文转载自《多杰羌佛第三世》

  我叫赤烈尔,是多杰羌佛第三世云高益西诺布顶圣如來的弟子,我慎重发誓,若我在下文所述的一切是為了蒙骗众生,误导众生走邪道,我堕金刚地狱!若是真实不虚,我解脱大成就,众生享福。

  我母亲赵贤云,1991年5月病危入住成都市八医院。主治医生邱仁祺教授检查后,确诊心、肝、脾、肺、肾均已衰竭。几天后,母亲呈半昏迷状态,邱教授通知 我们准备后事,不可耽误。我和慧汉达师兄急忙赶到佛陀上师的下榻处,请求佛陀上师留住我母亲,学法后再往升。起初佛陀上师不答应,说:「我没有这个本事把 要死的人留下预知时辰,结印坐化來。」我们坚信只有佛陀上师能办到,就长跪不起,苦苦哀求。慧汉达师兄说:「现在天气炎热,遗体腐烂得快,不利於做佛事, 求佛陀上师留到秋凉十月间吧!」我痛哭流涕,苦求佛陀上师,佛陀上师才说:「我试一试吧!尽量吧!」

   谢了佛陀恩师,我们急忙赶回医院,奇迹出现了,母亲清醒了,一醒來就喊饿,竟然吃了一大碗肉圆汤。邱教授一检查,心肝脾肺肾的功能都恢复正常了,教授惊奇万分,说这简直是奇迹!由於母亲已没有病了,三天后,母亲出院了。佛陀上师把我尘缘已尽的母亲留了下來,并传给了她密法。

   转眼到了9月30日,佛陀上师突然通知我:「你妈妈10月5日要圆寂了。」我大吃一惊,又求佛陀上师多留母亲一段时间,佛陀上师诃斥我:「你们当初要求就 是留到秋凉,大概是你母亲练了静坐佛法病好了,我哪里留得了她?上一次你妈妈是到阎王那里报到,但这一次是去极乐世界,是去好地方嘛!」我赶快回家再多陪母亲几天。

   10月2日下午三点过,成都的周师兄陪同佛陀上师來我家,佛陀上师為我母亲开示:「我们学佛修行的目的就是要成為最善良的人,帮助他人幸福,了生脱死,脱离轮回。去极乐世界就脱离轮回了,极乐世界好得很,思衣得衣,思食得食,还要听闻阿弥陀佛讲佛法。」母亲问佛陀上师:「佛陀上师啊!极乐世界的风景好不好呢?」佛陀上师说:「你看过成都青羊宫的灯会没有?极乐世界的风景比灯会好百千万倍都不止……」佛陀上师开示了很多有关极乐世界的妙境,我母亲越听越高兴,恨不得马上就去极乐世界,母亲还对我说:「我还没有老鞋(专给过世的人穿的平口步鞋)呢!」大家都 笑了。

  周师兄在当场问:「佛陀上师啊!您今天怎麼给老妈妈全都开示这些事情呢?」佛陀上师说:「她大后天就要往升极乐世界了,不但要走,还要坐化!」

  当天傍晚,我们送母亲回新繁老家与亲人团聚告别。亲戚朋友來了好几十人,妈妈陪客人玩纸牌玩到晚上12点过才休息。亲人们见母亲身体那麼好,满面红光谈笑风生,谁都不相信她三天后要圆寂。第二天我们请來照相师照了一张全家福后,回到了成都。

   10月4日下午,慧汉达师兄请示佛陀上师:「我妈妈是不是今天晚上圆寂?在哪里圆寂好呢?」佛陀上师说:「要等到明天,最好到珠宝街,那里有天井(院子),好做佛事。」慧汉达师兄请求佛陀上师留下來帮妈妈修法,可是佛陀上师不同意留下來,并说:「她临走的一分钟,我会來的。」傍晚,我们陪母亲走到了珠宝街33号。所有的兄弟姐妹都來了,围在母亲床前,准备与母亲送行,一家人很高兴地聊到天亮。

   5日上午9点过,佛陀上师來珠宝街处理其他佛事,慧汉达师兄请示:「我岳母现在精神还很好,刚刚吃了早饭,红光满面的,是不是回光返照要走了?」佛陀上师说:「什麼回光返照哦!是还没到时间,到了时间佛菩萨会來接她的,我答应过你妈妈,在最后一分钟我会亲自來送她的。」

   10点过,母亲突然从床上坐起,叫大家赶快念佛,自己则打上了盘腿,结起了佛陀上师传给她的秘密手印开始修法,很快就快没有气了,我们叫她,她也无法应声了,糟了!妈妈死了!全家人慌成一团,就在这时11点过,佛陀上师來了。佛陀上师开始修法,我坐在门口護坛,才过了十分钟,突然,天空出现五光十色的祥云,围绕著观世音菩萨降临!这时,我家的房顶上忽然升起一团莲花般的白光雾,白雾中放出雪白的光芒,我妈妈盘腿结印坐在白光中,有时看得到,有时又不见,慢慢升到观世音菩萨的方向,观世音菩萨驾著白云带著我母亲渐渐升空远去了。我被眼前的圣境感动著,望著天空,呆若木鸡,突然耳边响起佛陀上师的声音:「你妈妈已经往升了!」我这才回过神來,房间里,母亲依旧红光满面,面带微笑,盘腿结著手印坐在床上。我们伸手到离母亲头顶一寸高的地方,哎呀!简直像蒸气一样,热气直往上冲,这是往升极乐世界的人才有的现象!全家都非常高兴,与妈妈照相留念。去相馆冲洗时,相馆师傅说:「这位婆婆在念佛啊!」他根本不知道那是已经圆寂的法体。

   邻居朱婆婆,跟我家素无往來。朱婆婆告诉李孝莲师姐,她5号上午看见观世音菩萨出现在天空,接走了一位老婆婆,李师姐便带她來到我家,朱婆婆一见我母亲的 法体便激动地说:「对!对!对!就是这个婆婆,我看见观世音菩萨接走的就是这个婆婆!」消息传开,附近的居士们成群结队地來瞻仰我母亲,我家被挤得水泄不 通,人來人往。邻居蒲先生说:「这家人哪里像在办丧事,我看他们比嫁女儿、娶媳妇办喜事还热闹,还高兴!」

  10月11日,我们请來宝光寺的普成大法师為母亲装灵龛,他一进门一看见我母亲,念了一声「阿弥陀佛!」说:「老姐子,你是遇到了真正的佛菩萨渡了你!又是义大师(即第三世多杰羌佛–编者注)的弟子吧!看你,走的时候还盘腿打坐结三宝大印,真是了不得!我在宝光寺几十年,负责入龛荼毗往生的人,大法师、大和尚 我装得不少,除了王大居士,没有一个像这位居士婆婆这样殊胜的!」送母亲去宝光寺荼毗的路上,天乐天鼓之声一直随著车队从成都到宝光寺,历时约有40多分钟,且越來越大声,大家都合掌谢恩不已。神奇的是汽车上没有放任何电器声!

   第二天一早荼毗时,我们五、六十位亲戚和师兄弟们,亲眼看见母亲的法体旁边全是金色的火莲花围绕,额头、喉部、心轮处烧出了白红蓝三种颜色的种子字,在场的人无不欢欣鼓舞,信心倍增,更是感念佛陀上师的恩德,将我母亲送到极乐世界!当今世上,有哪一个大活佛、大法师能提前预知别人的圆寂时辰分秒不差?谁能 把寿缘已尽的人想留多久就留多久?谁能说请哪位佛菩萨來接引就是哪位佛菩萨來接引?这一切,都只有在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教授下才会出现啊!
 

    佛弟子赤烈尔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