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佛菩萨你可认得?

不见如來金色身

  看著佛寺大雄宝殿内,一个个虔诚的善男信女们,正对著殿中八风不动庄严巍巍的金铜佛像顶礼膜拜,从肢体动作看來是如仪恭顺的,从脸上表情看來是崇敬仰赖的,从心生外相看起來是忏悔自首的,加上口中念念有词,彷佛正对著佛像忏悔道:

  「如來出世我沉沦,如來灭后我出生;忏悔此身多业障,不见如來金色身。」

  就这样,出生在佛前、佛后的佛弟子们,日日夜夜不断暗自感叹、忏悔,心中也常常祈求诸佛菩萨加被,希望自己下辈子能够出生在有佛陀住世的时代,希望自己能够亲承佛陀、见佛闻法。相信只要生在佛陀住世的时代里,那肯定就能认识佛陀,跟随佛陀修行,从而达到梦寐以求的生死解脱。而这个冀望,就一直寄情於佛学经典的文字叙述、唐卡佛像的思惟幻想,或者寄托在死后未知的轮回业海之中。

  如果众生真能轻易的认出佛菩萨來,那事情倒也好办。但事实上众生真的有足够的智慧分辨出佛菩萨吗?佛教的历史告诉我们,众生根本认不出佛菩萨,不说佛菩萨认不出來,就连有真本事的得道高僧都辨别不出來!

  众生认得出來的只有端坐在大雄宝殿上一动也不动的如來金色身,众生认得出來的只有种种妙宝严饰,头戴五方佛冠的铜菩萨,众生认得出來的只有时时面带慈悲微笑,说话慢条斯理,身著长衫飘逸的和尚。虽然这类众生对佛菩萨的认识不深,总还是个虔诚恭敬的信徒,至少不会是表面披著佛教的外衣,背地里暗箭诽谤诸佛菩萨的外道。

  某些佛教人士的认知是有严重偏误的,如有不通经藏的佛学者说:「根据我的研究,当时出生在印度的释迦牟尼佛不过是个比较聪明,算是个比较有哲学思想的宗教家罢了!」更有愚昧的佛门弟子睁眼说瞎话,说道:「大藏经里,记载释迦牟尼佛展显神通证量的经文,不过是佛陀灭度以后,在经典集结时和后辈祖师们,為了恭敬及赞扬释迦牟尼佛,才偷偷编造上去的。」像这种谤经毁佛的邪说,诳骗众生以自保的谎言,听了真让人毛骨悚然,不得不大叹这就是他们对佛菩萨的所谓认识,就算佛陀真身降世在人间,就算让他们生值佛世,这些可怜的众生又凭什麼能认出佛陀?肯定认不出來!

  想一想:伟大的释迦牟尼佛在菩提树下证得无上正等正觉后,从金刚座起,观五比丘缘法成熟而前去度化。当五比丘远远看到释迦牟尼佛走近他们,就围起來说:「这个出了家的悉达多,舍弃了多年的苦行贪图牧羊女的羊奶供养,好逸安乐饮食,他已经不是值得我们尊敬的苦行者了,所以当他走过來时,我们谁都不要和他说话,不要理他。」就这样释迦牟尼佛走到了五比丘的面前。可是当五比丘看到眼前这位散发出圣德光明的释迦牟尼,和听了祂开示的宇宙人生真理后,五个人当下证悟圣谛,不约而同的请求释迦牟尼佛收他们為出家弟子,这是為什麼呢?因為他们深深知道,眼前这位已不是过去的苦行者悉达多,而是一位大彻大悟证得无上圆满正等正觉者。他们从圆融无碍的法义开示和展显的证德、证境、证量认出了佛陀。虽然释迦牟尼佛在往后的四十九年弘法期间,依然还是不断有人误解、诽谤乃至诬陷,然而佛陀依旧是佛陀,诽谤者依旧是惨苦轮回。

  又如藏王赤松德赞时代,苯波教和西藏当地的鬼神处处阻碍佛教教法传入藏地,於是堪布寂護大师告诉藏王赤松德赞,唯有迎请印度的莲花生大士入藏,才有办法平伏魔妖的障碍。莲花生大士的密法源自释迦牟尼佛的圆满传承,於佛陀灭后阿难尊者代為传法,已证得最殊胜的圆满成就,具有大威德力。在印度被称為第二佛陀,并非一般世俗的师资传承阿闍黎可以相提并论。於是藏王就派人到尼泊尔迎请佛教密法大成就者——莲花生大士入藏。

  莲花生大士沿途修持无上密法,大展神通证量,降妖伏魔,终於消除了各地的大小障碍。可是一到了西藏,迎接莲花生大士的并不是列队恭迎的欢迎队伍,反而是个个心生恐惧的西藏居民。那些西藏居民口中喊著:「快!快!快!快把这个没有传承施展著妖术的妖人赶出西藏,不要让他传的妖法迷惑了我们藏人。」就这样,莲花生大士被人群抬起,丢到烂泥沟里,莲花生大士第一次入藏就这麼狼狈的回到尼泊尔。

  莲花生大士為了如來正法得以在藏地弘传,只好再回到印度拜当时两位声望很高的阿闍黎為师,这两位阿闍黎一看到莲花生大士來拜他们為师,连忙下座反过來要皈依莲花生大士為金刚上师。经过莲花生大士的说明后,他们才明白莲花生大士伟大的度生行举,马上将最高的法脉传承传给莲花生大士,而暗自依止莲花生大士向其求法。

  就这样莲花生大士再度举著大大的传承旗帜入藏弘法,这次藏王赤松德赞亲自率领大臣们及藏地人民到雅鲁藏布江的江边迎接莲花生大士,此后西藏建立了第一所正规的佛寺——桑耶寺,而金刚乘密法也开始正式传入西藏。所以西藏人是靠传承师资才认出了莲花生大士。

  历史上还有诸如:达摩祖师被慧可禅师骂為妖僧、打断门牙;印度大成就者毗瓦巴被赶出那烂陀寺任其流浪街头;西藏密勒日巴尊者在山洞中修行,瘦得一身皮包骨,被路过的猎人当成是鬼,还抛來摔去的侮辱;想重建鸡足山迦叶道场的虚云老和尚,不但被烧了茅蓬,还被赶出鸡足山;太虚大师被清廷归為反清革命份子,予以通缉;十地圆通的大菩萨——十世班禅大师,在圆寂前还背负著「反社会主义思想现行犯」的包袱。然而大菩萨依旧是大菩萨,高僧依旧是高僧,众生依旧没能在第一时间认出他们。

  从古至今这麼多的佛史案例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凡夫们自以為是高级的眼光,根本就辨认不出佛菩萨。凡夫众生从來就只愿意挑自己喜欢的话听,从自己爱好的角度去判断事物,选自己中意的大德形象來依止亲近,更以自己凡夫的认定标准,或是东拼西凑几句佛经原典,就大言不惭的对大圣德们妄加评判,还俨然一副立场公正、是非超然的模样。我们不禁想问问这些人,究竟已证几地菩萨?还是何方佛陀再來?是已证到真空妙有能心转外境,还是能任运观照过去、现在、未來三世无差?

  这使我想起最近佛法界的大事——「多杰羌佛真身降世,世界涌现找佛热潮」。在此一新闻公布之后,整个凡夫世界吵得沸沸扬扬,无明众生站在自己的立场争论不休。其实有此气力做口舌的批评,何不多花点时间将《多杰羌佛第三世》这本正法宝典仔细的观看,读一读书中所列的三十大类成就、2000万美金的蓝台印证和宝书最后 第三世多杰羌佛基於大悲菩提所做的表态声明:「我发心终生不收任何供养」,看看这些摆在眼前的成就,在佛教历史上,又有哪位圣德圆满完成过?如果连「显密圆通,妙谙五明」这些拿得出來的事实,都不能说明真身佛陀降世的话,那又有什麼能够代表呢?

  说实在一点,这些未曾深入了解即辱佛欺圣,以致黑业缠身的愚痴众生,在批判的同时,何不数数宝典中所列举之三十大类成就自己能做到几项?有什麼资格与条件去评论?何不想想一阵自欺欺人讲假话诽谤过后,难道就能遮盖事实吗?唉!或许是众生无缘享受真正的佛法,或许是邪师妖魔充斥世间,众生受骗过多,或许是自觉业障深重不可能遇到真身佛陀,亦或许佛菩萨只是他心中一个自我安慰的虚幻形象。其实说了这麼多,对愚钝顽劣众生也起不了什麼作用,因為在这些人的心中坚信著一个想法,这个想法就是:「释迦牟尼佛涅盘后,真身佛陀不可能再降世人间。」

  无奈这些人眼中,只见如來金色身!

  佛弟子 慧定 写於觉海精舍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