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 《藉心经说真谛》

《藉心经说真谛》

佛陀说法-藉心经说真谛

出版社前言

在这里我们法音出版社要澄清一点,今天法音出版社出版的这部经典圣着《藉心经说真谛》,是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藉由《心经》文句义理来说法,阐明心佛众生的关系,也可以说成是人生宇宙有情无情变异性和非变异性、成住坏空的定义和无成住坏空的真理,佛陀是什么?众生与佛陀是怎么一回事,了生脱死是怎么一回事,告诉大家什么是佛法、解脱的真谛。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透彻精准易懂,我们只能说是几千年有佛史以来第一次出现这么好的顶级宝贝佛书、至高精髓经典。整个全文论述说法都是《藉心经说真谛》,而不是《心经讲义》。《心经讲义》是另外一本书,早在十几年前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就已经讲着并出版发行了。

为了给《藉心经说真谛》这部圣著作序,我社曾请著名的王者仁波且、碧瞿玉仁波且、摩诃法王执笔,可是他们再三表态,用各种说明佐证自身惭愧、行持还差,只希望自己能真正吃透这部经典付之实用就不错了,他们说没有资格在佛书上造句,我们尽了全力也没能让他们留下文句。后来我们请莫知仁波且、禄东赞仁波且、丹玛翟芒仁波且、开初仁波且和拉珍圣德,他们听说王者仁波且、碧瞿玉仁波且、摩诃法王都没有写,第二天他们就给一个理由:「岂敢玷污圣着」,也谢绝了我们的请求。后来我们有幸找到阿王诺布帕母,请祂作序,可是收到的同样是祂说无资格在这部经书上造序。无奈之下,我们只得找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说:「我随缘惭愧而说法,写什么序啊,能利益众生才是最好的序。」但是,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已经允诺,祂会找一大批法王、仁波且、法师、居士来为我们这个出版社出版的《藉心经说真谛》法着专门祈祷修法恭请「佛降甘露」和其他圣法。我们听到这话既无比欢喜又晴天霹雳,欢喜自不用说,震骇的是还没有听说过这世上哪个法王仁波且法师有这样的功德请得动佛陀降甘露!于是我们请示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法王仁波且法师们怎么修得了佛降甘露?」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说:「如果他们修不了,我就更修不了。圣德们多了不起啊,比我有能力啊,人多力量大嘛,你们相信我吧。」佛陀的话让我们哭笑不得,能相信佛陀的这几句话吗?再厉害的法王仁波且能沾上祂十分之一的成就就算神不可攀了,能有什么资格请佛陀降甘露啊!但是不听佛陀的话又三业不相应,所以不知说什么,没有言语,心中也不敢多想。但我们要恭贺世上行人,佛陀已然允诺修法请佛降甘露,我们将以佛陀从天而降的真精甘露降洒在每一本《藉心经说真谛》上,并且还要举行法会,加持这部书,凡是我社今后出版的每一本《藉心经说真谛》,都具有特别的殊胜加持力,凡此圣着所在之处,是诸魔鬼不敢以恶害之。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所作这一切均是为了防止骗子邪师断章取义破坏印刷出版,因此其他出版社出版的这部法着,或是某圣德个人印刷的,均一律不作加持,因为若有断章去句,加文造解,贻害众生于无始,其骇然之业无法救育,本尊远离。此类不听教言之行,看读非法印行之书,将终身无法取得境行灌顶资格,因百法明门黑关择决本尊不接受犯行助邪的罪业之人,故不予择决法缘,无法缘则不能举行境行灌顶,而不是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慈悲不灌顶,也不是中地道大圣德师不为举行灌顶,因为他不敢为破戒印行《藉心经说真谛》的黑业之人违背灌顶。

但头大的是这序言问题还得要解决,我们总不能拿给非真正圣德人物只有空头地位的法王尊者来写序吧。正在一筹莫展之际,国际佛教僧尼总会拉坚尊者二世隆慧法师给我们推荐了真正顶级的巨圣德。第二天,隆慧主席领我们前去拜见巨圣德,说来真是困难,被挡在门外六个多小时,最后听说我们是为写序来的,总算见到了巨圣德的侍者,汇报了情况,请侍者转达巨圣德。巨圣德回覆说:「要让王者、碧瞿玉、摩诃来写序,马上就可以让他们动笔,但是牵涉到因缘关系他们不适合写。至于社会上的什么著名法王尊者,提都不要提,真正说来,莫知他们也是排不上的,但最恰当的还是他们。你们去告诉莫知、东赞他们几个,就说是我说的,让他们今天就开始写序吧。」巨圣老人家带了一个口信,序言终于解决了。当我们看了序文以后,非常感动,几位圣德哪里是在作序啊,完全是担负着因果在讲心里话。但愿法音出版社能为世界的众生尽一点绵帛之力,给大家带来安乐,带来和平、祥瑞,带来解脱的圣因,今生福慧圆满,达证成就的结果、全知起用的涅槃!

最后,出版社必须要歉,为了校勘《藉心经说真谛》这部圣着,我们十几个编者,将近一个月没有休息过一天,互相核实查对,可是就是无法做到彻底圆满完美。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对我们说:「无论你们怎么校对,也是不可能完美的。」确实就是这样!二十八日那天,佛陀指着印好的《藉心经说真谛》说,这里就有错。佛陀看都没看,随手翻几遍,果然我们写错了老和尚的称谓;又随手翻开中间,果然又有错。这可把我们吓坏了!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说:「你们尽力了,但这是你们扭转不了的事,是行人的因缘福报如此,其他地方还有错误,好在不影响法义。」

法音出版社

五圣德前序

我们必须真诚地先对大家讲心里话。

我们几个根本没有资格在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藉心经说真谛》圣着上发言,正如巨圣德老人家说的一样:「当然排不上你们,哪怕你们在所有的佛书论著上造序作言,也是没有资格在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藉心经说真谛》法着上评谈的,只不过你们要为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说的法《藉心经说真谛》说说心里话。」我们只得照办。

我们当中,禄东赞、开初仁波且都是七八十岁的人了,我们深知,每时每刻都来不得丝毫说谎掺假,不能错半点因果,今天说的话必须对佛教、对佛法、对众生负责,哪怕一句不实在的话都不敢写在序言中,否则我们短暂的余生所种下的就不是解脱之因,而是招来黑业罪报、轮回痛苦,那就真正是最愚笨的人了。

我们几位都出自藏密各派,深研过显密二宗,这些都是佛教中的佛法,分宗而立,本源一体。我们曾经在这些法门中修学,用了很大功夫,有些受用,但毕竟无能展显实际圣量。而真正让我们有今天这些成就的,是现量大圆满和金刚换体禅等不带宗派性的佛法,是佛陀亲持执掌的无分别无派性的纯正佛教佛法。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没有任何宗派,就如释迦佛陀,只有佛教,各宗各派,大乘、小乘,一律平等应机相应众生弘扬。然而佛陀亲传的顶圣成就法,加持功德力之高是无法想象的,如同释迦佛陀正法时期,成就证道十分快捷,即是释迦佛陀亲传顶圣佛法之故。我们修学的摊尸拙火定、现量大圆满、金刚换体禅、未音禅等,这些法从灌顶受法到修持成就,两个小时之内可亲见圣境、证入圣量,乃至当下进入虹身世界。这是藏传佛教密宗没有的法,也是显宗找不到的,而唯一只有佛陀亲持的至高佛法境行灌顶传的,也就是《藉心经说真谛》的见,《解脱大手印》中的修行和要灌顶所传的法。

至高佛陀师父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是藉用《心经》的文句、法理,用平实的、口语清谈式的语言,把宇宙人生的真谛,把生死轮回的真相,把心佛众生、佛陀与我们的关系,把解脱的方法和盘托出。恭学《藉心经说真谛》,我们初看时觉得与古德们讲的在理谛上似乎相同,但当细鉴后发现精辟透彻,而且法理高妙无比,确实是前无古圣可及,妙义无穷、深不见底,每听闻一遍,都有飞跃性的进步,只能说:妙不可言、妙不可言啊!

在过去的学经习论修持中,一直困惑于很多祖师圣德对佛法的最终观点相互矛盾不统一,各家都好像很有道理,我们在这些论理中淘来淘去几十年,也无法究竟弄懂谁说的最正确,因为道理毕竟是空的,看不见、摸不着,几斤几两只能口头说、心里猜,各有各的理。我们曾问佛陀师父对××大喇嘛的证量有何看法,他的见道怎样,佛陀师父说我不作评,但他应该是个学者。我们再请问佛陀师父,龙树提婆师徒、无着世亲兄弟、寂天菩萨和唯识论师们谁的佛法正宗高深?佛陀师父说:「佛学理论各有所长,自古宗风各异,见解分歧。龙树菩萨着有《中论》、《大智度论》等弘传于世,以缘起性空为正见悟理,而无着和世亲兄弟则是法相唯识,见上是实有论的主张,就此大乘两大派系,各持不同见道。依于慈氏《五论》,主要继承瑜伽师地论点的以世亲菩萨为代表,法阐《唯识二十颂》和《唯识三十颂》。玄奘法师以《瑜伽师地论》等为宗,深究发展,着出《八识规矩论》、《成唯识论》等论著。唯识之见于空性取义,一切法立各自所缘存在,于现量中非虚假而实有,于圆成实性观心处则非真实存在,心外无境,认身心实有。寂天菩萨以其《学集》和《经集》一百多部经典要义而有建树,独造《入菩萨行》千颂阐述中观见地,批数论派、胜论派和小乘、大乘唯识见道。而说《入菩萨行》时,自己腾空飞隐,也说明了大乘中观的知见。唯识见为身心实有,中观却相反,见为身心是幻有非实,不是实有的。中观应成派认为现象外表之相状是因缘聚合,无常幻显,实无自性,故随众缘离散而消失。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确实理论见解有高低,实量成果非与同。从现量起见,更重要的是不能忽视了是否有真佛法。因为理论认知的争持,并非现见解脱的成果,没有实量成就建立的认知,最终获得的也是无实量的涅槃。这就如我们从理论上完全可以认识到银行有很多钱,但事实上不是我们自己拥有的,我们要获得银行的财富,只凭认识银行有很多钱是没有用的,而是要有合法获得利益的正当业务,这正当业务就犹如实量的佛法,才能滋生实际的效果。当然,我建议论师们的论学作为助缘也是必要的,你们应作参考。」我们再请问佛陀师父××喇嘛跟这些论师菩萨们相比较,谁的见道更深广。佛陀师父说:「这个喇嘛是一个好学的人,但是见地愚钝一些,知见偏颇一些,比你们之前还差那么一点,以学习论师们的论著为基础,这也是必要的,社会场合、历史的惯性,需求佛学滋养见地是应该的,也是必需的。有一句话﹃深入论学、开敷智慧﹄,但要明白,论学是学问的界域。」我们不太明白佛陀师父的话,经大家推敲后,总算悟到了一点,正如禄东赞法王说:如果只研究龙树、提婆、无着、世亲、陈那、寂天、月称等的论学就能出现实际圣量,进而解决生死问题,那论师们和佛学家与莫知仁波且、开初仁波且就没有什么差别了。除了贯通经论外,头顶骨开口如鸡蛋大,神识来去极乐世界,展显实相,拙火禅功可用自己的身体把人烧伤,这是论学的理论吗?论学毕竟是空洞的佛学理论,它是以观照而生实相的基础而已,如果结合不上真正佛法的实相缘起,论学终归不是妙有,否则××喇嘛就不是个只讲学问都错误连篇的喇嘛,而早已妙谙五明。如王者仁波且手掌摸在松杰仁波且头顶,当下头发烧掉,头顶烧开,流出黑业,去掉了病障,身心畅快,开敷了文字成就。王者仁波且的手掌于现量所见,对唯识来说是地大相状,而非火大,对应成派而言则是生灭变异之幻有火大,无自性无无常,其上两派都是理论佛学,并非实际圣量成就。

后来,当我们受到佛陀师父的境行灌顶,深入圣境的当下,以真实的解脱圣境择照出了谁真谁边谁不正,终于拨云见天现真谛。

例如我们本来住在圣境中,只要以过去学的高僧讲的般若义理去行持,圣境就会消失退化为凡境。包括玄奘法师翻译的大般若经六百卷,乃至龙树、提婆、无着、世亲、陈那、寂天、月称等的论著,也会让所证圣量停顿不增,包括其他祖师们讲的义理。比如睡眠中本来完全清楚是在睡梦,一加入祖师们讲的义理来作为鉴道,不到一个月就昏沉了,睡眠中梦境也不知道是梦境了,回归到凡夫混沌状态没有差别。又如修拙火,本来已经修到二段或三段拙火,体温升高到摄氏八十至九十度,只要加上其他见地入修,几天之内身体火温退到五十度,乃至还原到凡夫体温。而依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藉心经说真谛》法理,火温当天明显提升,圣境现前,本尊出现,护法临场,顿入三昧之定,并日益殊胜。更神奇的是,依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藉心经说真谛》和《解脱大手印》颂观,境界本来殊胜得很,一加上自己的简短愿文回向,圣境都会快速消失。这时我们才晓得,原来虚空中的护法是不认同任何凡夫文理混入佛陀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说《藉心经说真谛》和《解脱大手印》的。曾有虚空大护法对禄东赞法王说:「然何忘却《藉心经说真谛》是受境行大法殊胜加持力被,多一句不可,少一句不可,犹如持咒!」话音刚落,他的境界全然退化,莫知仁波且也有同样经验。我们终于悟到《藉心经说真谛》是不能加入减少任何法语的,犹如陀罗尼之微妙故,否则就失掉了境行悉地加持。

《藉心经说真谛》中,佛陀师父说法平淡中藏玄机,细说中开心窍,妙不可言。乃至很简单的几句话,与佛法无关的,讲故事的口语,竟然一道毫光之后,让我们顿时万念空寂了,且时间坚固不散!之前我们其中一人修持《金刚经》时有过类似感受,但时间很短就消失了,当然也许是什么原因而不相应,除此,任何我们研读过的经藏论著都不具备的东西,在《藉心经说真谛》中出现了,我们加上受境行灌顶的《解脱大手印》三大心髓合修,威力无穷!一股强导性的威力,形成破愚开智的法流,横扫整个身心迷障,当机应彻本性开悟,强导实量圣境,离戏空洞言论、花言虚理,是任何祖师所讲般若、所传的大法修持无法及其项背的,可令你拜读中应机分段开悟,乃至大彻大悟,真正是稀世奇绝之无上法宝!

住入实证圣境之后,我们再次将当今一些所谓著名第一流人物讲的《心经》拿来研究,才发现这些人连基本的般若谛相都没有理清。如果说过去我们只是依因明逻辑在理相上有所疑虑,那么现在则是理体一味的真实彻照,所有伪论、狡辩、敷衍、含混等虚假空洞之说,再也无从遁形。相比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藉心经说真谛》,某些声名显赫的所谓高僧、法王、仁波且、大法师简直是表皮术语未入肌肤,法理不明东拉西混,未得圣境天地之别。

在全世界佛教徒中,有禅和子和经教子两种人,这些人大多是地位较高的著名人物。经教子又分两类:一为顺理经教子,二为凑混经叫子。顺理经教子是将经句原文列出后搬抄祖师们所讲论学原文,以符合所讲经句之义,这类人是数他人珍宝,无自悟证量。凑混经叫子,是将所讲原句列出后,搬抄祖师们讲的论学、论句,但与所应讲的原句无关,胡乱拼凑在一起骗外行,这是不懂经藏论学的流混子。包括许多大法王、大尊者,乃至有宗教领袖头衔的人物,同样脱离不了这类不懂经藏论学的流混子本质。比如要讲「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这一句,而所讲的内容脱离经句含义,没有讲什么叫「观自在」,什么叫「菩萨」,什么叫「行深」,什么叫「般若」,什么叫「波罗密」,什么叫「多时」,实际上他不是不讲,是他讲不出来,他不知道含义,在这种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好搬抄与这一句不相干的祖师论学原文或论句术语,翻来覆去东拉西扯,反正世人又听不懂,只认为是在说空理,就这样欺骗外行,混堂过关。这就是地道的凑混经叫子,对经喊叫、不通经教、摘句拼凑、混子乱闹,故此类人称为蒙骗行人的邪师混子。

凡遇此类,包括那仁巴格西、登峰顶级的俄燃巴格西,同样概为不懂装懂的混子、乱世邪师!行人要倍加小心。禄东赞法王、开初仁波且等也曾被一位十三岁的学童迷惑,因为看到这小孩的一篇《心经》讲稿,大为吃惊,误认为此世界竟有如此了得的圣者出世了,于是当日前往拜见。交谈中发现那小孩什么教法也不懂,问他讲《心经》的妙法所在,小孩说他五岁就开始读龙树、提婆、陈那、无着、世亲、寂护、月称的论学,他讲的《心经》是立出要讲的句法以后,再把论学里面讲空讲缘起等句子抄下来凑合起来,有一点沾边的就抄,一点也不难。几个人大为惭愧,竟然被一个凑混经叫子戏弄了,而且是一小孩子戏弄。

我们要提醒行人,《藉心经说真谛》是至高无上的成就解脱真谛,所以是妖人、魔类之敌,凡是妖孽均会见之生恨,视如大敌当前,他们会采取各种手段诋毁诽谤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及《藉心经说真谛》经着。但无论这些人引什么经、据什么典、搬出什么样的仪轨法义,无论他们的身份是什么样的至高传承,无论他们有几十万几百万弟子,无论他们怎样语惊四座、口若悬河,你们会看到一个辩白不了的事实:他就是改变不了他的本质,他必然是五明平淡无奇乃至不通,经教学识肤浅,凡夫境界圣量不显,肉体凡骨未结圣胎,这就是他改变不了的凡夫本质结构。所以,只要他拿不出相应的实际本事展显在你们面前,他所有的论述说辞都是骗人的,无非三个结论:

1. 他没有真正懂得经教法义的含义而歪曲乱讲。此人绝无实际圣量功夫!
2. 他所借鉴的理论法义本身是假的,所以此人没有圣量功夫实显!
3. 他虽然身着高僧大德之装,但其本质是凡夫或妖魔充当圣位,藉用经典论著遮身,所以得不到正法加持才没有实际本事展显。

你们注意观察一个事实,凡此上空洞理论者,凡诽谤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及《藉心经说真谛》经著者,其铁定的共性是:没有一个人能展显得出圣量来。为什么?因为是假的,就真不了。他们教不出弟子真功夫,自己也没有任何圣证量本事,而只有四大黑业、身心不调、假慈悲、丧失人性,讲拙火自己修不出拙火升高体温,讲开顶自己开不了顶,讲大圆满弟子见不到虹身世界,身体结构里里外外与凡夫毫无差别,根本就是讲空洞理论的假圣人。这就是以假充真的空洞凡夫现象,这就是邪恶骗子们想遮也遮掩不了的事实,任何说辞都逃避不开的真相。至于他们口头讲的圣智慧五明成果,他们死也拿不出来,不信你们去查,他们超越专家的五明成果每一明摆在哪里的?哪里有陈列?记住,是成果,不是文字名词。

佛弟子们,佛陀说法是为开示众生实证成就得解脱的,不是拿给徒有虚名的骗子人物混嘴皮子坑蒙众生钱财的,任何法王仁波且法师所说的法义,如果仅只在祖师们论著的理论术语上搬来抄去,没有实际圣量展显,那就说明他讲的法理是藉论蒙骗于人。你们想一想,实际圣量都没有,怎么会有最终的成就、全知涅槃呢?这不是骗你的吗?

佛陀师父说的十二问语,是照妖镜、鉴宝杖,是找到真佛法的指路明灯。佛陀师父说:「你自问:为何学佛?为了生死。依何了脱?真实佛法。何为真法?离虚实显。怎择圣师?空论非圣。真法怎鉴?实显理真。假法何分?空理无实。」把这十二句问语弄懂了,自然照出假圣,找到真师,学到如来正法。一切圣法皆是要实量实显,并非空洞理论能代表得了的。比如金刚换体禅,或现量大圆满,只要两个小时之内弟子将会亲自见到圣境,就知道真假了。比如确定性观照法缘、身份、预测乾坤云梦得的择决,是至少中地道师资的道量,该师准确无误地先知定论后,弟子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关中,从他自己书写打成密团的一百道文书中摸拿出三张,这三道文书与师公众预言毫无差别、一字不错,只需一个时辰便见其师道量真假。

我们今天的成就,全是因为佛陀师父说法的《藉心经说真谛》和《解脱大手印》三大心髓具备的无上正等加持力,其言语之间藏着无穷奥妙、强大威力,完全不同其他人传的法。不说深了,仅就世法受益而言,如开初仁波且,学法前身体很差,全身病痛老态龙钟,终年腰酸腿痛咳嗽感冒不停歇,严重过敏、三高病症、神经衰弱失眠等等,这样那样的病症弄得他寝食难安。经佛陀师父传境行灌顶,学习《藉心经说真谛》后,病痛不见踪影,整日神清气爽健步如飞,到台湾检查身体,医生说他一点毛病都没有,身体健康指标如同三十几岁年轻人,且悟彻菩提心妙理,断魔归本彻真如。佛弟子们,佛陀师父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说的第一义谛才真正能彻应本性、真空妙有、体显实相境界啊!

这序言的文句,想必有些人会觉得为什么我见这么重,你们几个为什么只说自己好,不说他人好?这种写法太愚笨了嘛,无疑会招人憎恨反感的。这个简单的处世之道「骄则损、谦受益」我们几个懂得,但我们只能说心里话,不能说不真实的好听话。我们发了誓要为因果承担责任,让大家学到真正的佛法,只能如语、实语、不妄语,否则因果报应我们承担不起。比如说到五明,事实就是从古至今几千年佛史,除了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再没有第二个拿得出如此完美无缺的巅峰五明成果,就是释迦牟尼佛也是在其他世界展显登峰五明,这是铁打的事实,我们总不能站在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三十大类五明成果面前睁着眼睛说瞎话,总不能说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不具五明,而那些拿不出任何超凡五明成果的法王尊者仁波且才是五明巨匠吧?比如那些宣说拙火定自己身体却升不了温、开不了顶、完全是凡夫结构的喇嘛、仁波且、法王、法师,不但没有实际成就本事,讲的理论都错漏百出、胡说八道,乃至全西藏全世界都找不出一个他们的门人能真正升起拙火温、能真正开顶、能真正圣力外用。他们最会迷惑人的一套就是搬出自己的上师,或上师的上师,吹嘘成修什么什么了得的功夫成就的,拿这些看不见摸不着,早就不在人世的人来作空洞理论的支撑,其实都是假的。要不然就弄一些看不到事实的空洞宣说录像带,如拙火,只能拍一个谁都拍得出来的红影像,却没有具体的温度;只能看到插香插吉祥草,或人为的切口挖骨干扰性的假开顶,而没有实际的开了顶后神识出体外用,乃至神识取物;只会吹嘘说神识飞迁,却看不到神识;只会空洞宣说大圆满而弟子看不到虹身世界;只会吹嘘说空洞择决而不敢行文预言等等。我们总不能睁眼说瞎话,总不能说这些喇嘛法王法师开顶几指宽、神识外用、化虹飞身、先知预言、彻见本性、已经大成就吧?我们今天就来一个直白的、透明的、一眼看穿的提问吧!就拿拙火来举一个例,很多人都知道拙火定这个功夫,但是,你们能在这个世界上指得出有名有姓真正能升得起拙火体内高温、随意除病的这样一个人吗?明确告诉你们,找不到吧。这就是谁也无法遮盖、辩驳不了的事实。我们怎么能把没有的事说成有呢?相反的,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中,随处都能找到真正的拙火功夫,他们都活生生的在这个世界上,有名有姓,有科学验证等等,在铁的事实证据下,我们怎么能不写事实呢?不要说这些生活中的人修成圣者的实例了,就仅凭旧金山华藏寺现有存在的佛陀在虚空降下甘露到钵中的那一个钵、巨圣德先知预言的金瓶、肚腹升起拙火烧炒「喀卓安得丸」的瓷锅、两位圣德抬动四千二百六十多磅的浴佛莲池、迎接《多杰羌佛第三世》宝书时降甘露的木棉花树和当天现场摄相机拍下来的千人围观看到降甘露的实况,浴佛池中大放毫光的法王子像等等圣迹圣物,在这个地球上,没有哪一个寺庙有这么多真正佛法展显的圣物,无论是密宗寺庙还是显宗著名寺庙都办不到!另外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圣迹多不胜数,有些圣迹除了佛陀,根本就不是人为做得到的。祂教的弟子有很多种,特别是上乘弟子个个都是大公无私、超凡入圣的解人。比如有位三星日月轮的大圣德,只利益众生,不要名利,祂曾当着三百多人为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住持释证达法师主持「百法明门黑关择决法」,示现圣力,择出证达上人前世圣者再来身份,法会完后,悄然离开了,至今没有人知道祂姓甚名谁?比如王者仁波且、莫知仁波切,只为众生做事,绝不登台扬己,如此毫无人间名利的大圣德们,都是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又比如网上能看到的「高速飞行的尼姑」,平均一小时飞行七百多公里;又比如佛门泰斗悟明老和尚、意昭老和尚,在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那里学法时,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预言百万黄蜂将会来坛场,果然法会一开始,扑天盖地的黄蜂来到坛场,低飞到在人的头顶盘旋;又比如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走到Lost Hill市的一个加油站时,这里只有很少几棵普通树枝,当时根本就没有鸟,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当场预言马上有百万飞鸟要来到这里,大约十分钟,果然扑天盖地、百万飞鸟全部到了,鸟群们还表演各种队形、舞姿。除了佛陀,这根本就不是人为能做得到的,人怎么能招呼得动百万黄蜂、百万飞鸟呢?人又怎么能感召得到成群的飞鸟聚集停息在羌佛车门口瞻仰礼敬佛陀呢?当问到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这个圣迹现象时,佛陀竟然说:「这是大家的因缘所致感召来的,我何功何德有何道行。」(要想知道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部分概况,请看《揭开真相》一书。)至于人们常知的佛教中的舍利、坚固子,和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成就后化虹出显的坚固子、肉身不坏、生死自由那就太多了。这些圣迹是现在的、实在的,时间地点人物都真真实实的,这些人和事就活生生发生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而不是谈古论今讲故事虚幻梦影的传说。你能指得出旧金山华藏寺以外还有哪个寺庙有这么多圣迹?当然,当今的佛教界,各宗各派有不少大佬级的法王、尊者、乃至名震世界的大人物,其中有些人到处以佛菩萨身份自居,敢吹嘘自己什么圣境功夫都证到了,可实际中就是没有一项真实的成果摆得出来。他们不管是真是假,不顾因果报应、众生慧命,敢俨然登坐高台,以假乱真、故弄玄虚、颠迷信徒,周围的人也被他们的传承、游说迷昏了头,不实际考证他们的成果圣量就跟着乱吹捧。但我们是佛陀的弟子、惭愧的心行,我们要修行,我们要解脱,我们怕错因果,我们只能说真实来写这篇序言,不敢说只讨大家喜欢的假话、不实在的话,所以请大家谅解。我们讲得再多也没有用,你们还是真诚恭敬地拜读修学这一本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藉心经说真谛》,会自然从内心中明了什么是至高无上,什么是真正佛法,由此而获证不同之相应开悟。

我们相信,有人看了我们的序言后,会非常嫉妒愤恨,十分恼火,因为几千年来没有人砸他们的招牌、打他们的痛处,所以他们不得不奋不顾身跳出来大肆诽谤,骂我们几个不是如语实语,在虚吹浮夸,是脱离佛陀教诫的,不合经教;骂《藉心经说真谛》如何如何不好,而他讲的才如何如何好,如何符合经教,如何正法。你们这些妖僧邪师,我们只要问你们几句,就会让你们丢底现眼!你们说你们如何合法了得,你们为什么是凡夫之体毫无功夫呢?你们修得起拙火功夫吗?你们的头顶开了几指宽呢?一指还是两指呢?基本的神识外用都达不到吗?你们能当着众人请佛陀从虚空降下甘露来吗?你们明心见性了、能感召三洲吗?答案是:你们毫无功夫,一样也不能!因为你们讲的是假理论,你们没有学懂真正的经藏法义,还在佛门外面,所以你们才是凡夫一个、百无一能、只会吹嘘,好可怜,拿不出本事证明自己超凡入圣。记住,你们诽谤羌佛的人,是假理论、造罪人,说假话骗骗人而已,把你们的面纱揭开,你们就是这个样子!可我们才是如语实语、符合佛陀教诫、没有虚吹浮夸的,已经实实在在拿出实际的佛法摆在了大家面前,证明了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藉心经说真谛》和《解脱大手印》是无圣可及的顶圣佛法!我们就是修《藉心经说真谛》和《解脱大手印》得到的成就!我们的成就绝不是你们的假理论能达到的!

另外提醒大家,切不可听信任何一个无论什么地位之上师的肤识偏见开示。你们如果不信,就等到你们拜读过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的《藉心经说真谛》,稍有一点点懂的时候,你们再回过头去看你们依止的法王、尊者、大法师、大活佛,曾经给你们讲了什么?是内行吗?懂佛法吗?可以说是错误百出,大牙都要笑掉!这时候你们才会明白,不是大圣德、巨圣德,哪里懂得了佛法啊?所以才再三规定不能听任何人讲的开示,只能听闻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任何人的讲解开示都可能是邪见错误,甚至连基本法义都没闹懂,想当然乱编瞎凑,必然误导你们走入邪途的!

愿三界六道一切众生均能受到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之洗涤,依持如来正法,解脱定然无碍!

三宝弟子、惭愧行人:

莫知
禄东赞‧慈仁嘉措
丹玛翟芒‧隆智
开初
拉珍
共同发自内心的真话
公元二零一二年

普观长老听《藉心经说真谛》法音感言

下面是峨嵋山第十三代祖师、佛教南传第一站雾中山开化寺方丈普观老和尚听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藉心经说真谛》法音后的感言,老和尚说:

我今天无论说出什么样的话,也代表不了我内心的喜悦殊胜,我最伟大的如佛恩师,仰谔大法王圣驾雾中山,当时我和我的师弟果章法师正在与四众弟子打禅七的第三天,突然护法叫我说:「最伟大的巨圣德驾临了,祂穿的是白衣服,赶快取消禅七,率领大众大礼接驾吧!」这时果章师弟对我说,他接到护法的报告,有最大的圣德驾临;我们当场宣布四众弟子取消禅七,立刻摆驾擂鼓鸣钟接驾,果然十分钟后山下来了一队几十人,原来是我的恩师仰谔总持大法王驾到,当我搀扶恩师登上明月池的途中,师父反搀着我的手说:「我年轻,你不要搀扶我,应该我搀着你这位老人。」当时我深感惭愧,弟子怎能有资格让大法王恩师搀扶呢?现在听完《藉心经说真谛》以后,恩师说的才是一语道断的真理哦!我们这些行人,就是要依靠恩师不松手地把我们搀扶着到究竟涅槃的佛土,我们哪里有资格搀扶恩师啊!当我反覆听到《藉心经说真谛》的开示说法般若心髓,我只能说讲透了六百卷般若的心要和行修戒体二资粮,恩师的说法深者见深,浅者见浅,微妙至极,平中见奇,实在说来,是开天辟地第一义谛之无上说法。听了恩师讲说的法音无上大法以后,让我顿然大彻大悟,桶底脱落,可惜我岁数太大,失掉化虹飞升的条件,但庆幸的是,我证到了肉身不坏的境界,今后圆寂后,可以为世人证明我大法王如佛恩师,才是十方诸佛的总汇法王。回想起当初错误的认识,深感羞惭,误认为只有西藏密宗才有即身成佛的大法,现在我得到了,才真正了解如来的正法不是哪一宗有、哪一宗没有,其实佛法是独立在世外的妙宝,与密宗、显宗没有任何关系,任何一宗都有佛法,也没有佛法,关键在于真正的佛法不是宗在掌管,而是佛菩萨在掌法,佛菩萨化身在哪一宗为师,哪一宗就有大法。想到当初我在峨嵋金顶的修持,只能无言以对,而今天处于法乐中的我,只能祈请诸佛加持,如来大事因缘早日成熟,众生早日得闻恩师讲说出诸佛之母法《藉心经说真谛》,福慧速猛圆满,今生必证菩提圣道,生死自由!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观世音菩萨!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