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云高大师佛教真实佛法引各山长老高僧推荐学习

佛教各高僧大德长老推荐学习义云高大师真实佛法

佛音时报  

二○○○年五月廿日 星期六

摧邪护正 佛教界矢志利益众生

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举办佛教佛学佛法正邪研讨 获回响

【记者李俊彦台北报导】由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举办的「佛教佛学佛法正邪」研讨会,已于十二日圆满闭幕,但余波荡漾,连日来有佛教徒在网络上讨论,表示支持之意。来台参与研讨的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主席隆慧导师等高僧,在离台前接受访问指出,正邪之分已有结论,也带给众生寻求解脱之道的指标。她呼吁全球佛教徒响应显教精神领袖世界僧伽协会会长悟明长老的号召,摧邪立正,护持正法,利益众生。

    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高树正法宝幢,举办的正邪辨正研讨会痛批顶着佛教之名,行谤佛破教之实的佛教败类,已引起广大的回响,尤其是媒体的披露报导,对于匡正邪知邪见,树立正知正见,极具正面意义,真是功德无量。

    全球唯一汉人藏密格西、美国密宗总会主席洛桑珍珠活佛则指出,在此末法时代,波旬魔王的子孙披着袈娑混入佛教,误导众生,断人慧命。因此,正邪研讨会议的重要性,不亚于当年五百比丘集结三藏经典。可以确定的是,它能使众生远离邪说,依止像义云高大师这种显密圆通,妙谙五明的明师学习正法,走上了生脱死之路。

    那么要如何鉴别正法呢?洛桑珍珠活佛说,非常简单,如果符合佛陀的三藏法义,且具有真修实证的研书本证境,他就是正法的代表。但是,当今社会有个不好的风气,许多人只顾钻,阅读经书,研究字面含义,而不明就里,这是错误的做法。

    洛桑珍珠活佛郑重指出,佛法最重要的是解行并重只有理论没有实证功夫,不能解脱,只修法力,不懂法理教义,会走入魔道,与了生脱死渐行渐远。所以,依止正法或邪法,明师或邪师,是一件生死大事啊!

    加拿大佛教协会主席贡拉活佛指出,其实与会的高僧、大德,早在几年就已经开始研究义云高大师的著作和开示法带了,两千多卷法带中,大家听到的都是符合三藏教义的正知正见佛法。不仅如此,其中精辟奥妙的佛法开示,显密圆融无碍,令人赞叹。

    泰国的坤猜悟觉法师、马来西亚的悟静法师则痛批法轮功的李洪志。坤猜悟觉法师指出,李洪志赫然大言不惭的说,「为了找到我,已经死了几千个佛陀了,所有的佛陀加起来,都没有我一个人高。」这实在太可笑了,连一点入门的佛教常识都不知道,还信口开河诬蔑佛陀。

    悟静法师表示,他的寺院有两个比丘学法轮功,「人家说老皮禅八风吹不动,我没有这个功夫」。这种人毫无学识,对空性的道理一无所知。记得上次香港天坛大佛开光,李洪志说什么「天坛大佛身上乱七八糟的,是他后来给清理了,而且把他的法身罩在上面。」从这句话显示他什么都不懂,根本不了解法身的观念。

    这几天,参与研讨会的各国显密高僧、大德,已相继离台。他们在离台前的感言是,修行一定要找明师,且一定要用经教、实证去印证师父的道量,千万不能被旁门邪教给迷惑了,而堕入魔道,无法了生脱死。

    连日来,网络上也针对评选正邪之事,进行热列的讨论,大多数的佛教徒认为,目前确实有一些邪师,误导迷惑众生,害人不浅,破邪显正、扶持正法,是利益众生的事,值得肯定。

    只有极少数的佛教徒,抱持消极的态度,认为修行在各人,「不管他人瓦上霜」,各修各的。不过,肯定这次研讨会的举办。

果道推崇义云高 力邀授课

伏藏罗布吁慈悲、忍辱扶正驱邪

【记者丘元智专访】

    「我们应该响应显教精神领袖悟明长老破邪显正,护持正法的号召,也虔诚祈请显密圆通的义云高大师法驾能够来台,为佛学院学生授课,春风化雨,作育优秀僧才。」前南普陀佛学院教务长果道法师,诚恳的说出他的心愿。

    果道法师是以佛学院代表身分,参加这场国性的「佛教佛学佛法正邪」研讨会,经过深入的研讨论辩,发现邪门外道散布邪法实在可怕。因此,正信的佛教徒应远离邪教,亲近如来正法。

    他说,各佛学院也应趁这个机会,反省思考佛法教学工作。因为当今全世界的佛学院都存在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缺乏好的教材,造成大家都被蒙蔽了,以盲引盲的结果,连许多高僧、大德写的书,问题都非常严重,何况是普通人编写的。拜读了义云高大师、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更正达摩祖师的书「正达摩祖师论」,和他的系列法音,深深体会许多大法师走错了多少路啊!

    尤其是佛学院学生是为了生脱死才到佛学院学习的,可是佛学院却变成了研究学术的地方,他们仅得到佛学的教授,而不知实修法境。以前有一些法师一生钻研所谓的学术,到晚年弄得不是衰竭,就是瘫痪,甭论生死自由。难道说这就是当年释迦世尊所传的佛法吗?

    果道法师指出,回光返照,说来惭愧。这几年来,佛学院教授学生的东西实在太少,而大部分的教材或多或少都存在着一些问题,真正的佛法实在难找,如果能把这次所学到义云高大师的真实佛法,遍洒益散佛学院和七众之中,真是责无旁贷。

    南普陀佛学院是国内培育僧伽的摇篮,在国际间颇具知名度,培育不少优秀僧伽师资,如慧律、如本、常禅法师,皆出身南普陀佛学院。

【记者蔡明杰综合报导】

    来台参加佛教佛学佛法正邪研讨会的联合国际佛教会主席伏藏罗布大师在离台前指出,台湾政治民主、经济繁荣、宗教自由,但还是有宗教乱象,正信的修行人固然要修慈悲、忍辱,但扶正驱邪也是一种大修行。

    什么是菩萨行呢?伏藏罗布大师说,只要是利益众生,为自觉觉他而发菩提心,哪怕是打也好,骂也好,都是修行。

    过去,出家人对于邪师之流几乎都不公开批评,以免招惹是非。这种观点绝不是菩萨的行为。因为如果不出来制止,就会有更多的人上当受骗。

五月梅绽放 叫人称奇

    「佛教佛学佛法正邪研讨会」在台举办,是近百年来全球佛教界的空前盛会。主持会议的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执行署长广心大法师,和显教精神领袖悟明大法师、知名法师印顺大法师,是由世界佛教正法总会认定,并颁发证书的三位在台大法师。

    闭幕时,两千多位各国显密高僧、大德,票选出义云高大师为显密圆通大师,沈家桢为善知识,另张宏堡四人为旁门邪教。让众生明白什么叫如来正法?什么叫邪教?在修行道路上,不至于沦入魔道,真是功德无量。

    令人啧啧称奇的是,广心大法师台北同修会桌上,腊月送来的一束梅花,早已于三个月前诸花凋零,会议期间梅花顿发一个蓓蕾,十二日大会宣布正邪当天,蓓蕾赫然绽放,成为一朵艷丽清香的梅花,与九六年义云高大师行园讲课所开放之花,有异曲同工之妙。原本于正月开放的梅花,却在五月绽放,见证了佛法功德无量,十方诸佛菩萨加持赞叹正法宏开。

黄宏净

宗教正邪 网络掀起论战

【记者黄俊仁台北报导】佛教正邪分流经过研讨后,在网络继续发烧并被热烈的在网络上讨论,当任何一个研讨主题被列入主旨讨论后,其正反两面必然是争议性最大的焦点,以佛教在台湾的份量,其影响之大可真是无以伦比。

    近来佛教在世界各地兴隆,而藉着佛教名义争权夺利者亦大有人在,这次在台北举行的「佛教、佛学、佛法正邪研讨会」共有廿八个国家的佛教单位及各大寺院高僧代表参加,人数高达二千人之众。事先并未获得媒体的重视,然而当题被明显的划分出有正邪之时,即被各方以不同眼光来看待与分析。

    这次在台北举行的研讨会,又逢清海无上师在台弘法,并被中研院邀请演讲而引起更大的震撼。清海无上师之被争议最多的是她的衣饰,让佛教界人士不以为然,但却仍然因为她的争议亦被列入往往在议题占较多的争议面,以清海无上师为例,她受批判的成分,不是在有多少信众,而是她花枝招展的奇装异服。

    立委廖婉汝指出,宗教的信仰,无非让人们可以获得心灵的平衡,而在宗教信仰的过程中,不论程序如何,应不偏不奇。当然在信仰的门派上各有不同,或多或少会引起争议。

期许拨乱反正 走向菩提之路

【记者李俊彦特稿】「护持正法,打击邪法。」是正信佛教徒努力的方向。连日来,佛教界对于联合国际世界总部举办「佛教佛学佛法正邪」研讨会,给予极为正面的肯定,认为拨乱反正、弘扬如来正法,佛教徒责无旁贷。

    事实上,辨邪显正,并不是目的。在这个社会上也不是只有清海、李洪志之流,还有更多波旬魔王的子孙,在冒充佛教大师,毁坏佛教,迷惑众生。我们要以此一研讨会为起点,在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领导下,宣传正法,打击邪教。大家都知道,无论是在台湾,还是在世界各地,佛教信众比比皆是,但是这几十年来,佛教乱象也特别多。许多人或者对佛法一知半解,或者就是邪魔歪道,故意欺骗众生。

    他们毫无佛法的证量、证德,不但无法带领众生走上解脱之路,反而引导众生走向邪知邪见,痛苦烦恼永陷轮回。

    研讨会的举办,犹如大地一声雷,经由各国显密高僧的票选,以凡充圣之徒终于现形。过去,佛教界的「「不管他人瓦上霜」观念,根深蒂固,如今犹如菩萨现愤怒相,施展「菩萨心肠,金刚手段」,一方面荡邪除魔,维护正法,另一方面藉机教化众生,导向了生脱死的正途。

    因此,登高一呼号召的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功德无量,不仅名留世界佛教史,在佛国净土都要记上一笔的。

    佛教界认为,正邪辨正只是个开端,佛教界的显密高僧、大德,应该藉此契机,团结所有的佛教徒,展开宗教自清运动,揪出顶着佛教之名,行破教之实的邪门外道,以拯教被误导迷惑的众生,走向菩提之路。这才是研讨会真正的举办意义。

艺术医术 义云高另有一片天

沈家桢在美演讲论著 为陈健民弟子

【记者丘元智台北报导】被各国显密高僧、大德评选为显密圆通大师的义云高大师,行踪飘忽,难以拜见。他的在台弟子透露,如果因缘成熟,本报应可独家采访,深入报导,以飨读者。

    义云高的行谊,神秘莫测,外人罕知。据了解,他是从小就出家,受戒于尊胜大法王座下的和尚。被大陆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赞叹为「中国一位不可多得的高僧」的清定上人,为义云高大师论著「心经讲义」写跋序指出,义云高十六岁即写真俗辩语论,由初参直探重关之境,修证甚高,论著甚多。显密圆融,妙谙五明,为大陆知名的佛教巨德和科学家、艺术家。

    他的画在国际画坛中备受肯定,已窜升至全世界水墨画的最高价位,一幅高达上百万美金,已超越张大千大师,成为世界水墨画的第一大师,在医术方面,也是精湛无比,尤其是全球独一无二的跑马神针,更著称于世。至于被评选为善知识的沈家桢,为已往生的陈健民居士弟子,住在美国,经常公开演讲,也有论著出版。国内佛教界对他比较陌生。

智度:义云高似般若妙智

【记者丘元智专访】「我今天讲的是公道话,没有私心杂念,但也许有人会误会我与义云高大师同一派。不错!我就是他那一派,因为我们都是正宗的释迦牟尼佛一派,都是佛派。」新加坡的智度法师诙谐的说。

    「不过,我并不认识义云高,与他没有来往的关系,但我决定拜他为师。因为我想早日了生脱死,荷担如来家业。」智度法师指出般若的智慧力量是不可思议的,无限量发展的。在真正的佛法中,是没有办不到的事的,义云高就是实证,他的德能可说奇怪,但又可说不奇怪。奇怪的是,他能集若干人的优点和本事于一身。

    拿绘画来说,一个人就能创造出几十种画风,这在世界文化艺术史上,有哪一个人能做得到呢?其他如科学、哲学等,也是首屈一指。无论你是多么聪明的人,就是给你一千年,也学不到这么多东西,何况他现在还没有一千岁。智度法师强调,义云高的成就,就像般若妙智,开示的法语、论著,都是利益众生的真理。

急功近利 最易偏离正道

【记者林茂荣台北报导】由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主办,规模庞大的世界级「佛教佛学佛法正邪研讨会」经过与会廿八个国家佛教团体、两千多位高僧、大德、居士,长达七天分组讨论和票选,终于评选出佛法显密圆通大师是义云高、佛教善知识是沈家桢;而宋七力、清海、李洪志、张宏堡四人,则被归为打着佛教旗号的旁门邪教。

    针对这次佛教佛学佛法正邪研讨会的论战结果,佛教的兴盛,有许多不循正规佛教制度礼节,急功近利速成的法师,不论在佛学论著、修行功夫均未达一定的水平,但却急于争功出名,因此不择手段,利用地方知名政治人物的推波助澜,成打着佛教旗号,自创奇怪的门派而且以奇装异服来吸引信众,完全无视佛界庄严穆、无我无私牺牲奉献的修行作为,甚至还有假借佛教名义招摇撞骗的情事不断发生,的确给佛教界制造了许多的困扰,这次的研讨会,终于有明确的正邪分际、给国人相当清楚的看到正宗的佛教和旁门邪教、就是不一样,所以这些正面的宣示意义,已受到正统佛教界法师的肯定和欢迎。

破邪显正 弘扬正法

    破邪显正,维护如来正法,乃我佛门弟子的义务。俗语虽然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但此时此刻却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相信所有的佛教徒,都是雀跃万分。这几年来,宗教乱象不断,法王、活佛、法师何其多,但相互间的说法并不一致,有的甚至彼此攻击诋毁,与经律论三藏不符。

    还有气功、算命、看相之流,也打着佛教的招牌,到处骗人钱财,断送众生慧命。「佛教佛学佛法正邪」研讨会的举办恰逢其时。如同伏藏罗布大师所言:「要依法不依人,尤其在末法时期,更要小心谨慎择决,从经教理论、实证体修,道德风范等方面去观察印证,确认是否符合三藏教义。」

    个人也乐见悟明长老挺身而出,为护教护法登高一呼,这才是真修行啊!在此也要呼吁诸山长老,投入破除邪法,拥护正教的行列,这才是功德无量啊!佛子们!大家一起来,为这千古以来的大佛事,而努力奋斗吧!

慧舟合十

图片说明:显教精神领袖悟明长老参加(佛教佛学佛法正邪)研讨会的庄严法相 (记者陈玉柱摄)

图片说明:世界各国显密高僧、大德齐聚台湾,参与佛法正邪研讨,可说是高僧云集。(记者陈玉柱摄)

右上图片说明:显教精神领袖悟明长老参加(佛教佛学佛法正邪)研讨会的庄严法相 (记者陈玉柱摄)
中下图片说明:世界各国显密高僧、大德齐聚台湾,参与佛法正邪研讨,可说是高僧云集。(记者陈玉柱摄)

农历庚辰年五月十一  SING SIAN YIT PAO  第4版

义云高大师才是正确无误的佛法教材

出席这次「佛教佛学佛法正邪研讨会」两千多位高僧大德居士中,他们分别来自于全球四百一十六个国际佛教机构,团体及寺庙,其中更有许多是佛学院的代表,曾任南普陀佛学苑教务长的果道法师即是其中之一。他在发言时谈到,为研讨正邪之佛法,这一次以佛学院代表身份,参加了这一次国际性世界级的佛法研讨会,与会研究期间,得益良多。经过这一次的正邪佛法深入研讨,不仅更加证明了邪门外道之类的李洪志等四人确实是摧害众生灵犀的魔王化身,让大家明白道理以后,当远离邪教,同时,让我们所有人真正认识到,义云高大师之两千多盘录音法带及空性中观之见,唯识法相之解,般若实性之谛,密藏报身分鉴,才是真正代表三藏和密乘的如来正法,我们如能依大师的法义授学晚辈,将会培养出真正的佛法人才。

果道法师说,通过此次研讨,而且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让我们这些佛学院有一个机会来反思我们自己的佛法教学工作。可以说,现在全世界的佛学院都存在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缺乏好的佛教教材,但是往往我们自己认识不到这一点,还认为自己的教材都是经过各个善知识整编出来的,数量多,涵盖面广,学生们都学不完。结果大家恰恰就被蒙蔽了,因为这些都是以盲引盲,连许多所谓的高僧大德、大师们写的书,问题都非常严重,更何况那些普通人编写的呢。这一次我们看了云高大师,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更正达摩祖师的书—《正达摩祖师论》和他的系列法音,我们的体会非常地深刻,我们当今所谓的大法师们走错了多少路啊?

尤其是学生们,他们是为了脱生死而来到佛学院学习的,结果佛学院变成了一种研究学术的地方,他们仅得到一些佛学的教授,而不知实修法境,以前有许多法师就是这样,一生钻研所谓的学术,结果到晚年弄得来不是衰竭,就是瘫痪,生死自由更是无从谈起。难道说这就是当年释迦牟尼佛所传的佛法吗?这能代表释迦牟尼佛比武的时间将石狮子甩出王舍城吗?凡此种种,太令我们深思了。这一次大家细致地研究了义云高大师的佛教,佛学,佛法,我们如梦方醒,原来在这里,大师才是真正精通佛法,真正的精通三藏!所以我们不能闭门造车,要真正地去了解佛法的精髓之处,在云高大师的法带里已经一目了然。也正因为如此,我们这次与会的每一个诸山长老无不五体投地。

所以,想起来实在惭愧,这么些年来,佛学院教给学生们的东西实在是少之又少,而大部分的教义或多或少都存在着一些问题,真正的佛法实在难找,如果把这一次我们所学到的义云高大师的佛法能布洒于佛学院或益散于七众中,我想这才是我们佛学院的责任所在。关于师资人才教学讲义,我相信在全世界都是缺乏的,如果在座的高僧们能协同一手,给云高大师做做工作,把他的教材给我们,那我代表一切众生肝脑涂地,俯首敬重,为利众生,不辞劳苦,一切功德回向有情。

义云高大师才是正确无误的佛法教材发表於农历庚辰年五月十一  SING SIAN YIT PAO  第4版▼▼▼

果道法师呼吁信徒明辨正邪护持佛教正法

发表於I-61. 佛教佛学佛法正邪研讨会-中央社 000518▼▼▼


台湾立报  第十六版

中华民国八十九年五月十八日 星期四 

佛教佛学佛法正邪研讨会闭幕

方法有别 目的相同

文/胡鉴原

    在日前闭幕的「佛教佛学佛法正邪研讨会」上,联合国际佛教会主席伏藏罗布大师的出现尤为引人注目。大师发言开门见山,没有丝毫表情虚与诿词,严厉呵斥当前佛教界的乱象,又为无知的众生不能明辨真假佛法而感到难过。

    大会后,记者好不容易拜见到伏藏罗布大师,求教关于宗派之见和修行方法的问题。哪知大师非常和蔼慈祥,与大会上所见判若两人。大师简捷而又明了地微笑着开示说:修行的方法多种多样,不拘形式。我举一个非常简单的例子,有的人说修行就是要慈悲,要忍辱,这个话固然有对的地方,但是这要看在什么时机和场合,我提倡的是修真正的菩萨行。什么是菩萨行呢?那就是看你的所作所为是不是真正的为利众生的,只要是利益众生的,为自觉觉他而发菩提心的,哪怕你就是打也好,骂也好,都是修行。比如我们这次开这个正邪研讨会,有的人就说,对于那些歪门邪道的骗子之流,我们知道就行了,不必去公开批评,以免招惹是非。其实这种观点是错误的,绝不是菩萨的行为。既然已经知道清海、宋七力、李洪志他们是妖魔鬼怪,我们不出来制止,就会有更多的众生上当受骗,断送慧命,我们就有罪了,我们就对不起释迦牟尼佛、对不起莲花生大师、对不起十方三世一切诸佛菩萨,也对不起所有的众生,对不起我们这个「修行人」的称号。同样的,象义云高大师这种『显密圆通,五明妙谙』的圣德菩萨,如果我们不向众生推荐,也是有罪的。其实,我不认识义云高大师,但有关他的佛教、佛学、佛法体系,我进行过研究,我会更作过详细的探讨。我只能说,他是继佛陀之后的最高大德。就拿我来说,称为伏藏罗布,开藏伏藏有什么了不起,但比起云高大师来,实在惭愧得很。所以我讲话时只有一个心,那就是擭持正法,破除邪法。我不是罗布,云高大师才是大圣罗布,真正的罗布林卡,是云高大师才有资格登坐的。我不怕达赖喇嘛多心,他说的法比起云高大师,实在差得太远了。只要众生学习了云高大师佛菩萨的言行,就不会再去当骗子妖魔的弟子了,就能够走上了脱成就之路。所以,这种扶正驱邪也是修行的一种方式,而且是一种大修行。这种修行比坐在家里参禅打坐更好。

    关于宗派的问题,我极其推崇义云高大师的观点,就是「佛法派」。义大师常说,八万四千法,法法皆正道;修行千万种,不能离正教。因此,关键的是要应机施教而已。著名的卡觉呼图克图就说过,好比雪山顶上已经堆满了积雪,太阳出来将雪融化成水有东西南北四方流下来,站在山顶上观看的人就知道这雪水虽是分从各方流出,却都是从山顶上发源的,没有南北是非之念。山下眼界不广的人,住在南方不见北方,住在东方不见西方,于是彼此是非之念就生起来了。住在南方的只见山南的雪水,不见山北和东西的雪水,他并不知道都是一个山上流下来的,就不承认东西北方也是雪水。佛陀遗下的教雪,经过慧日的大德,分布于各方,虽有八万四千法门,都是对应不同根机的众生的。只有狭隘于一偏的人,因其所学不广,才引起许多无味的是非之争,与那雪山的譬喻同样笑话。所以,义云高大师是一个显密圆通的圣者大法王,他就经常教导大家要学习佛陀,做佛法派,凡是局限于宗派之争的,都不是佛菩萨所应该的。

导正乱象于末法 为众生辨真假

文/胡鉴原

    为了「辨邪显正」,世界佛教最高权威机构,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应各国法师、活佛的要求下,自本月五日至十二日在台湾举办国际性的「佛教、佛学、佛法正邪研讨会」,与会二十八国二千多位高僧及仁波切,经过七日激烈的论辩,为了导正乱象于末法时期,于是选出六位较有争议的人士,公开论断探讨,然后投票,结果参与投票者,百分之九十九点八认为法轮功的李洪志、中功的张宏堡、清海、宋七力等四人均为假借佛教之名却与佛法沾不上边的邪教外道;百分之九十九点六认为义云高则为佛教显密圆通、五明俱足的法王级正宗佛教大师。而百分之六六点一认为沈家桢基本上符合教义为佛学善知识。

    依据义云高先生二九五三卷录音带、一三七卷录像带及其著作,审评研讨后认为义云高先生对于五明不但精通,而且每一明均属于世界级的登峰造极,显宗与密宗都达到至精的高度,大家认为义云高先生才是真正名符其实的大法王,但是从义先生的开示中得知,他口口声声表态,他是一个普通惭愧的行者,与大家一样的,无非是大家的勤务员而已,先生的超凡德品、渊博学识,一致得到与会共识,大会宣布授予义云高先生正宗佛教大师称号;认为沈家桢基本符合教义,授予善知识称号。

    至于李洪志、张宏堡、清海、宋七力均为邪教人士,他们所论佛法之道,完全违背佛陀的三藏经教,不但断章取义,正邪混乱、理谛全无,而且基本经教都未曾深入,全是自编自导,惑信于众,谈不上有一点实证功夫。

    这次由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在台湾举办的世纪性最大规模的研讨会,目的在于甄别世界上大大小小的自称为活佛、法师或大师之类的人到底是真的佛法还是假的佛法,参加大会的有来自美国、德国、法国、加拿大、日本、斯里兰卡、印度、泰国、尼泊尔、越南、韩国等三十三个国家的佛教协会以及许多国际佛教机构的高僧代表,如: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主席隆慧法师、联合国际佛教会主席伏藏罗布大师、世界佛教僧伽会会长悟明长者、美国密宗总会主席洛桑珍珠格西、美国佛教协会主席格兰.休斯等,以及在家大德共两千余人。

    与会者多认为当今世界可以说是群魔乱舞,无论是一知半解之士,还是魑魅魍魉之徒,都纷纷打着佛教甚至密法的幌子,而行聚财敛物,断送众生慧命之实,使无数的善男信女不仅得不到解脱,反而离地狱越来越近。因此有必要站出来为众生分辨真假。

右下图片说明:联合国际佛教研讨会主席伏藏罗布大师(前排右)。

方法有别 目的相同 发表於 中华民国八十九年五月十八日 台湾立报  第十六版▼▼▼

右上图片说明:33国法师活佛齐聚台北参加「佛教佛学佛法正邪研讨会」
左下图片说明: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两千多位法师活佛,票决评定六位知名具影响力人士。
右下图片说明:联合国际佛教研讨会主席伏藏罗布大师(前排右)。

青年日报   第18248号

中华民国八十九年五月十八日  星期四  

佛教大会定正邪 五月腊梅绽放

记者曾振禄/桃园报导

发表於中华民国八十九年五月十八日青年日报   第18248号▼▼▼


世界日报 35版 侨社新闻

农历庚辰年四月二十三日 星期五

义云高大师是法王高僧 恒静法师

义云高大师不是居士,而是法王高僧,这一议题,我觉得讲得非常的好,现在我很清楚的告诉大家,义云高大师确确实实是一位了不起的圣僧法王级人物。因为据我知道,他所修持的法义完全是属于大日藏尊胜法王的亲传,他所修养的境界完全是显密二宗的正教,尤其是我曾经跟随过他几年,非常了解大师,见到过他多次,很多大活佛,仁波且,大和尚,大法师,见到他的时候都是三跪九拜,而云高大师有时候淡淡合一合掌,有时候掌也不合口中说『阿弥陀佛!一礼就行了,一礼就行了。』当时为这件事情,我还特地向他请教,就说顶礼功德何若?居士可以接受比丘的礼吗?他说,无论有多高证量的居士都不可接受比丘的礼,这是戒律法定的。云高大师讲到:『顶礼功德犹如水推沙,如果说是一个授过三堂大戒的比丘向对方顶礼的话,如果对方不是出家僧人并且道量高者,是承受不了的,要折掉无始无量的功德,乃至于让其生命难保、道量消失,所以,一般修行人,受不起礼的,就不要去受礼。礼只有三宝才能受,所谓三宝者,即是佛法僧,也就是说,你不是出家人,而且你的心境没有真正达到空性境界,不是一个真正出家的僧人境界,你就不要去接受任何人的顶礼,尤其是出家人的礼不能受。出家人是受过三堂大戒,其功德巍巍如山,所以在家居士或普通比丘受此礼,那绝对是要倒霉的。』云高大师是从小出家,我非常清楚,当然一般的人不了解,但是应该明白,如果是在家居上,他就不敢这样轻易地去接受出家人的顶礼,特别是高僧们的顶礼。比如中国第一高僧、成都昭觉寺的清定老和尚拜见云高大师时,就是我陪他进去的,清定和尚向云高大师顶礼,而云高大师只是淡淡合一合掌说:「一礼就行,一礼就行。」当天云高大师为清定开示传法,这是我在现场亲眼看见的。为了证明我所言不虚,也就是说,清定老和尚向云高大师顶礼,云高大师没有还他的礼,是真实不虚的,我愿意在此文中公诸发誓:如果我今天打的是妄语,我将堕入无间地狱,永不超生;如果我今天说的是真,我将福慧圆满,众生都将早证菩提。这是我发的誓,我说这个是告诉大家,云高大师是圣者高僧,并且在云高大师少年时代,有很多见到过他的高僧大德们都说他不是出家人,他是犹如莲花生大师、玛尔巴大师、班禅大师一样的、同类型的法王真正出家巨圣,所以,不能把莲花生、班禅称为居士,而是无上圣洁高僧。所以这一次云高大师才能成为全世界两千一百余位高僧大德们公认为三藏无碍的法王级显密圆通的正宗佛教大师。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