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圣迹-迎请宝书《多杰羌佛第三世》,艳阳天圣树降甘露

看到圣树降甘露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一日,我与龙舟仁波切带领佛教正法中心所属中、港、台、美各地道场的代表,出席在美国旧金山华藏寺,由国际佛教僧尼总会所举办的一场佛史以来最珍贵的宝书《多杰羌佛第三世——正法宝典》迎请法会。

多杰羌佛亦名金刚总持,是宇宙中最古的第一报身具相佛,也是整个佛教在法界中的最高领袖、原始佛祖。由于众生因缘福报的成熟, 多杰羌佛第三世云高益西诺布顶圣如来已经降临这个世界,展显真正的如来正法,为末法时期的混乱佛法树立了正确光明的法幢,为众生指引了一条解脱的捷径。

三世多杰羌佛说:「我虽然正式被大圣法王们认证确认为古佛降世,其实我是什么降世并不重要,而重要的是要让众生明白『什么是修行』、能如法修持才是重要的转世。我真正送给大家的礼物,是佛法,如能依之深入,则光明充遍,世界和平,众生永乐,受用无穷,福慧圆满。」

《多杰羌佛第三世》是我们这个世界有史以来最伟大、最重要的一本佛书,是真正完整、全面展显『显密圆通,妙谙五明』至高圆满成就,展现佛法实际证量的佛门宝典。由于这本《多杰羌佛第三世》的宝书,为众生带来实质利益,让众生醒悟,获得成就解脱,这是超大的福音,世界的吉祥。因此,来自全美各地和世界各国的上百个佛教团体与民选官员及代表都来到了旧金山华藏寺,参加恭迎宝书的盛会,以表对宝书的无限尊重与对众生的无边庆贺。

那一天,艷阳高照,天气晴朗。中午过后,华藏寺前舞龙舞狮,人山人海围观,场面十分热闹,不久大雄宝殿响起击鼓鸣钟吹号声,迎请法会就在这时隆重展开了,由僧众组成的幢幡锣鼓仪仗队首先进入会场,接着禄东赞尊者第四世慈仁嘉措法王、开初仁波切、阿寇拉摩仁波切佛前修法上供,然后由各团体代表组成的献供团在和雅乐音中依次呈上八供、五欲供等各类供品,最后在六字大明咒的唱诵声中,安放《多杰羌佛第三世》宝书的法轿由两位喇嘛缓缓抬进大殿,法轿前有二女以舞姿散花、喷香为前导,另有一法师手持严饰宝盖随行在后,顿时整个会场充满一种无法言喻的祥瑞法喜,法轿将宝书恭迎到佛前供桌,由丹玛翟芒大德登巴第二世隆智丹贝尼玛尊者将宝书敬奉桌上,向宝书呈献三色哈达,并揭开佛像的黄缎遮布,瞬间庄严无比的三世多杰羌佛跃然众人眼前,此时在场的每一个人无不受到感动,情绪激昂,不断的发出赞叹声!……

迎请法会在多位贵宾祝贺、致贺状后圆满画下句号,参与盛会的来宾脸上都洋溢笑容,心中充满喜悦。会后,法王、尊者、仁波切及官员、代表们都聚在寺内圣迹亭旁的圣树下休憩、用茶点。天空依然阳光普照,偶尔才有一丝微风拂面而过。

我与龙舟、噶玛德格贡拉两位仁波切同坐一桌,大家边喝茶,边说笑,话题的内容都是围绕着刚才的法会。突然,我感觉有小露珠掉到我的手臂上,刚开始时我并不在意,可是没多久我又感到手臂上有小水点落下来。

「怎么会有水呢?」我一面说,一面不由自主的仰头观望。

就在我抬头观看的时候,我见到阳光从圣树枝叶交错的空隙投射下来,透过阳光的映照,空中有许多细微的光点在飘舞。

一个念头迅速从我心底升起:「这是甘露吗?」

我印象非常深刻,那是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三日,当我的佛陀师父—— 三世多杰羌佛在一株玉兰花树下跏趺时,突然玉树上方凌空降下芳香扑鼻的甘露,当天也是烈日高照,万里晴空,没有下一滴雨,神奇的是,唯独玉兰花树丈宽范围内,甘露密如千丝万线下雨似的从早一直降到晚,霑湿了人们的衣服,连地上也潮湿了,但树枝却一点水气润度也没有。这一殊胜的佛法圣迹众所亲见,我也在现场经验了天降甘露的胜境,此事轰动一时,许多媒体争相报导,我亦将这段经历写在《我不愿堕地狱》一书中。后来,这棵接连三日降下甘露的圣树迁居到旧金山华藏寺供养,成为寺里的圣物。

我站起身来,抬头仔细再观察圣树,哇!真的是天降甘露了!我用手遮住阳光的直射,清楚地看见无数甘露有如小雪片在空中纷飞,我的脸上可以明显感受到甘露飘落下来的清凉。

我兴奋地合掌礼赞:「是甘露,是甘露呀!天降甘露了!」

周遭的人听到我说的话,随即仰头察看。

不久,圣树下聚满人,一下子沸腾了起来:有人看见了甘露,高兴地欢呼;有人看傻了眼,一句话也没说;有人发出惊叹叫声:「哇!好香呀!甘露好香呀!」也有人见不到甘露,急着问身边的人:「你看到了吗?在那里?在那里?」更有人忍不住张开嘴,去接从空中降下来的甘露水。

现场中,有人忙着打手机,通知已离开的人赶紧折回来。消息很快传开,人潮一波接着一波涌进,许多人从来没见闻过天降甘露,这次福报因缘成熟,亲眼得见佛法圣迹实况,内心的感动和欢喜,全写在他们的脸上。

我参加迎请宝书法会,是现场最先看到圣树降甘露的人,如此殊胜、吉祥的瑞相,正是十方诸佛菩萨赞叹伟大 三世多杰羌佛的佛德,也是彻底证明《多杰羌佛第三世》这本宝书是真正至高无上的佛门法宝,所以在烈日当空之下天降甘露以为祝贺。这次所降下的甘露,数量多如微尘数,而且不只寺内后院玉兰花圣树,连正寺门前一带,也都纷纷降下如雪花似鹅毛的芳香甘露,共降了两天两夜。我是一个出家比丘,遵守佛陀的教诫,遵奉佛陀的教诲,不能打妄语诳惑众生,我也不能玷污我尊者的身分,我看到圣树降下甘露,所以我真实不虚的把亲身经历、亲眼见到的佛法圣境写了下来。

佛弟子 多扎信雄 记实

转自佛教正法中心


我和母亲有个约定

──母亲的四色舍利花.相约佛国净土再见

我是香格琼哇尊者第四世多扎信雄仁波切的弟子,在此向有缘看见本文的大众,讲述我母亲往生的故事。

一般人发生亲人往生,往往悲痛不已,撕肝裂肺,嚎啕大哭。但是发生在我身上,我的至爱母亲叶嫩妹的离去,却是令人感到法喜充满,无上殊胜。作为佛弟子的我,心中永远对第三世多杰羌佛师爷与尊者上师怀着无限的感恩、感激之情。

赴美参加法会之前   回台照料侍奉母亲

原本计划六月八日前往美国洛杉矶,参加由义云高大师国际文化基金会举办的放生祈愿救灾法会,以及旧金山华藏寺举行的《多杰羌佛第三世》宝书恭迎大典。机票也都安排好了,但是我在六月二日接获台湾兄长的电话,告知母亲因为肝硬化,必须住院。因此我马上安排回台湾一趟,同时把到美国参加法会活动的机票,延至六月十一日赴美,以便能如期赶上十三日的法会。

当母亲躺在病床上看到我时,说:「你不是要去美国吗?怎么又跑回来呢?」

「没关系,我先回来照顾妳,然后十日回上海,十一日再去美国,时间来得及的。」我请母亲不用担心我,好好休息。

其实,赶回台湾还有一个最大的目的,就是把我向尊者上师请来的 佛陀师爷修的圣甘露丸,让我的母亲服用。她因为肝硬化,已数日未进食,只感觉到右边的肚子里有点疼痛,但精神状况倒还是很好。

母亲服下圣甘露丸   额头红润疼痛消失

「妈,这是佛陀师爷的圣甘露丸,妳吃下去,就会觉得很舒服!」

情况真是如此,我的母亲服用之后,我观察到她额头从泛黄转为红润,同时表示肚子不痛了,随后马上又陷入沈睡当中。我当下也在一旁念着佛号,祈求佛菩萨的加持。

在台湾整整待了一个星期照顾母亲,跟她有说有笑,还帮妈妈洗澡,扶她上厕所。母亲还开玩笑的说:「唉啊,你是儿子,不好意思,看见妈妈没穿裤子!」我笑笑回答:「那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啦,我小时候拉屎拉尿,你还不是一样照顾我。现在换我照顾妈妈。」

当时我的心理没有丝毫准备,母亲会在数日后离开人世。因为医生只说母亲肝硬化,身体不会感到疼痛,但会觉得昏沈想睡觉。因此我在那一刻,心里面还在想,去美国参加法会活动回上海后,一定要马上再赶回台湾照顾母亲

母亲睡中安详往生   母子连心越洋感应

十日赶回上海,十一日与我的同修(我的内人达虹,也是尊者上师的弟子)飞往美国。接下来几天,除了十三日那一天参加放生法会外,其他时间几乎都是在基金会恭闻法音,以及前往希尔顿饭店协助「名家艺术暨珍藏文物特展」的现场布置。

美国时间六月十四日晚间回到下榻的饭店,刚洗完澡之后,看看时间是凌晨快一点钟了。心想:「已经有二三天没打电话回家了,不知妈妈情况有没有好点?」

美西时间十五日凌晨一点(台湾时间十五日下午四点)左右,我拨通大哥的手机,讯号不是很好。大哥在电话中口气有点语无伦次的说:「妈妈情况不是很好……」我一听,顿时脑中一片空白,正想说:「情况不好?怎会这样?」突然讯号断掉了。

我赶紧打大哥的电话,但始终一直没有接通。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后,我试着打二哥的电话,想不到接电话的人却是大哥。我心里想,原来大哥、二哥两人都在一起陪妈妈。

大哥语气很哀戚地说:「妈妈刚走!」我吃惊地重复了一遍:「妈妈刚走?」

大哥把电话转给了父亲,父亲在电话中对我说:「子祊,你刚刚二十分钟前打那通电话回来,就在那时候,你妈走了!你人在美国,不用担心,这表示你们母子连心,不然也不会那么巧,你打电话回来的同时间,你妈也走了!你先不用急着赶回来。」

父亲接着说:「你妈走得很安详,大家都在她身边,她是在睡梦中走的。你刚才那通电话一打来,你妈的血压就开始往下降了。」

我一面听,一面眼泪直下,我说不出顿然失去母亲的那种感觉,一时之间只觉得自己很无助……

几分钟后,我脑海里浮现虚空中佛菩萨的画面,我深切地祈求佛菩萨,祈请佛菩萨一定要照顾我的母亲呀!同时心里开始一直念诵心经。虽然美国时间已经凌晨二点,我还是鼓起勇气打电话给尊者上师的弟子久美降措仁波切,告知我母亲刚刚往生的消息。仁波切说,时间太晚了,但答应我一早会尽快将此事禀告尊者上师。

尊者开示无常道理  祈请佛陀慈悲接见

第二天一早,我在展览会场见到尊者上师。我禀告说,母亲已于凌晨往生,同时家人也叫我不用急着赶回去。尊者上师指示,如果台湾家里有兄长可以处理后事,最好等迎请宝书法会结束后再回去。尊者上师同时简短地向我开示人生无常的道理,勉励我一定要更努力精进学习佛陀教法。

我说:「是的,我明白。我个人的意愿也是这样,一定要圆满这次美国法会活动之行。」

接着,尊者上师慈悲地说,要请佛陀师爷超渡母亲,吩咐我准备好母亲的照片以及往生时间、地点等资料。

由于尊者上师的请求,下午终于接获指示,佛陀师爷慈悲允许要接见我们了。我们一群师兄弟都感到非常兴奋,觉得自己太有福报了。

亲见佛陀庄严妙相 亲闻无上殊胜妙法

那天,佛陀师爷端坐法台上,法相庄严无比。由于紧张,我的血液几乎凝结住了,只能屏住呼吸,我感觉到整颗心扑通扑通地跳。我完全不敢相信,真的有那么殊胜的因缘可以见到佛陀师爷。

佛陀师爷在法台上,一语不发。在一旁的丹玛翟芒尊者向我们解释:「由于世界各地灾难不断,所以佛陀师父近日来一直在做功课,为众生祈祷,不便多说话,因此尽可能不要提问,除非佛陀师父允许。」

这时,有人举手,表示要供养上等茶叶给佛陀师爷,但佛陀师爷坚决表示不收供养。接着有一位师姐举手请求佛陀师爷为四川地震中罹难的死者加持超渡。

佛陀师爷叹了一口气,开示说:「众生平等,为什么你们这些人眼中只看见人死去,为什么你们就没有看见每天有那么多人在海里捕鱼、杀鱼,每天地球人类都在杀生呢?难道这些都不是众生吗?」

谛听佛陀师爷说法之际,顿时我内心感到惭愧无比。

我只想到求佛陀师爷超渡我的母亲,我实在太自私了!我的内心有声音对我说:「难道你忘了《第三世多杰羌佛说什么叫修行》开示中,『大悲我母菩提心』修法的第一支,就是『知母:了彻三界六道众生无始以来于轮回转折中皆我父母』吗?」

佛陀师爷的开示,真是当头棒喝!一瞬间,我「好似」真的体悟到什么叫做真正的慈悲与菩提心,我突然发觉三界六道众生都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一样。佛陀师爷的无量慈悲,真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所仰望而不可及的。

佛陀师爷开示完,临离开前又慈悲的嘱咐大众,一定要好好修行。

当时,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真不知自己是那辈子修来的大福报,今天竟然有机缘亲自见到佛陀师爷!」此情此景,毕生难忘,真是无比幸福!往后一定要好好如实修行,与佛陀师爷及尊者上师三业相应,才不辜负这百千万劫难逢的法缘。

佛陀超渡加持 夜梦母亲化光

回去以后,尊者上师告诉我,母亲的资料已呈给佛陀师爷,佛陀师爷已慈悲允诺超渡了。

当天夜里,我在梦境中,看见一排人躺在像殡仪馆所使用的银灰色铝板上,其中有一个是空位,我直觉那原本就是我母亲的位置,但是那里没有人,反而感觉母亲化为一道淡蓝色光束,射向虚空中。此时,又有二个黑影,其中一个黑影飘到我的上空来咬我,那种感觉非常真实,我起先是回咬一口,立刻我起了心念,觉得应该要为这二个令人不舒服的黑影念佛号,不应该对他们不好。就在我一念心经时,就从梦中醒来了。

故事还没有结束……

六月二十一日,跟随尊者上师参加旧金山华藏寺所举办最珍贵的宝书《多杰羌佛第三世–正法宝典》恭请法会。仪式结束后,会场出现了无比殊胜的佛法圣境,华藏寺内的圣树以及寺门前的大树,在大太阳高照之下,开始纷纷飘下芳香甘露。尊者上师是现场最先看到圣树降下甘露的人,我也冲到圣树下一起观看天降甘露的圣迹实况。

阳光射在我的脸上,甘露不断地飘落而下,我心里喊着:「妈妈呀!这是甘露,是佛菩萨所赐的啊!我要把修行所有功德回向给您,希望您也可以感受到甘露的加持。」

那天,我们连夜开车赶回洛杉几,再从洛杉矶直飞台湾。

出现舍利花  往生极乐国

六月三十日早上九点,举行母亲的告别式,十点半送往三峡的火葬场。

当母亲的骨灰被送出来后,我睁大眼睛一看,真是神奇!当中竟然有好几枚宝石蓝、浅蓝以及红色、粉红色的舍利花,形状就如宝书内舍利花的照片一样。

我捧着母亲的骨灰,仰望着天空,内心无限的感动。我向虚空说道:「妈妈,第三世多杰羌佛亲自超渡您了,这是我们母子以及全家莫大的福报啊!舍利花出现了,妈妈!您现在得以脱离六道轮回,安住在佛国净土了。这是何等的喜悦!何等的殊胜!何等的感恩呀!」

我的泪水在眼角打转,终于喜极而泣,这也是多天以来我唯一的流泪,但不同的是,这种泪水是充满感激之情,充满无限的法喜。我感受到母亲的能量,是一道光,时刻安住在虚空中。

母亲一生善良,处处为人着想,这不就是菩萨的行持吗?虽然没有念过书,辛苦一辈子,但多生累积的善根与福报,在人世最后一刻,有幸得到至高无上的第三世多杰羌佛亲自超渡,这是何等的殊胜因缘呀!

我内心的感恩与感激,是无法用笔墨来形容的。我毕业于美国哥伦比亚新闻研究所,我的专业教育让我必须实事求是,讲真话,写真事。我母亲的故事,是我亲身所经历的一段事实,我在此真实的讲述,愿与有缘人共同分享。我祈愿六道一切众生,今生皆能得闻如来正法,脱离轮回,了生脱死,发菩提心,行菩萨道。

最后,我和我母亲有个约定,我要好好修行,祈求在佛国净土中再次相会,同闻佛陀圣法音。

佛弟子 智海(庄子祊) 2008年7月21日

转自佛教正法中心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