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佛受用:不再貌视修行人

不再貌视修行人

展眼世界虽处末法时代正法难闻,却也四方道场林立;皈依求法踊跃,法会活动欣欣向荣。看在眼里总能鲜明的感受到佛教徒们心中的法喜,相信在微笑的脸庞上思惟的意念中正自我庆幸感动著。
  就这样大多数的佛教徒们无不沉浸在诵经念佛经藏中、手印观想持咒中、参禅打坐入定中、法会灌顶义工中、行善布施供养中,度过了修行学佛的日子。心中更是想著今生何其有福,能皈依佛门跟随大德学习佛法,更有殊胜的因缘灌了大顶、学了大法,我一定要努力修法、修行,看來这辈子生死解脱肯定非我莫属!
  当然,这只是其中的一小部份时间,绝大部份的时间里,还是处於是非对立批评中、你争我夺派系中、我高你低比较中、勾心斗角心计中的烦恼挣扎里度过。而所谓的修行人在遇到这类的事情时,总是树起高高的佛学大旗批评对方、自我防卫,或以佛学的流弹、因果业报的恐吓來击倒对方,然后一句自我安慰叹息:「你们是无法了解修行人的。」做结尾,转身回头继续故做道貌岸然、貌似修行人。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修行?
  说來惭愧过去的我也是此类貌似修行人,直到听闻了至尊伟大三界顶圣的多杰羌佛第三世云高益西诺布所开示的若干法音后,我才顿然明白什麼叫修行,修行要从哪里修?
  大家或许都明白,修行就是修正自己的行為,把自己的行為更正以符合佛陀、菩萨的行為,达到百分之百的无缺。说是这麼说,但是实际在做时往往少了一个重要的步骤,这个步骤就是「观心念」。少了「观心念」的修行,就会成為跛脚行。為什麼?因為意念為行為、语言的前导,我们要想说一句话、做一件事,没有经过心念的策动,没有先启动一个心念是做不了任何事的,因此没有观心念,就无法正行為。
  所以,修行如果不时时自我观照心念的正与邪,那我们自认為依教所修的行,在正法的放大镜下一照,恐怕都成了习气是非徒劳行。
  或许有人会说:「观心念,这是不是要有很深的定力?还是需要看很多的经藏佛书才能起观啊!」其实,观心念非常的简单,非常的直接。
  在每一天、每一刻里我们的心念总是不停的上演著自我嘀咕、发牢骚的戏码。总是想著今天某位师兄的说话口气太过傲慢,他以為他是上师吗!他凭什麼用这种训斥人的口气跟我说话,我一定要报告上师,揭发他的恶行。又今天某某师姐实在太过势利,只不过接引了几个新同学有什麼了不起,為什麼大家都要讨好她。哼!也不瞧瞧自己什麼姿色,老爱抛头露面、招蜂引蝶。今天又看到某某师兄了,為什麼他对别的师兄弟总是笑咪咪的,看到我就给我脸色看,难道我是他仇人吗!难道这就是他所谓的四无量心吗?為什麼某某人每次说话都要跟我争锋相对,和我唱反调,难道他说的话都是对的吗!我一定要集合几个认同我的人來对付他。还有,孩子老是不听话,每次我在做功课修法时,老爱把电视开的大响,分明是跟我挑衅。而我家那口子,成天没事就用语言、行為來刺激我,阻碍我学佛,当初我怎麼会笨到嫁给他,让他來障我的道呢?「唉呀!他们怎麼就不了解我?我根本就不是他们想的那样。阿弥陀佛!求您加持他们开智慧不要再障碍我了。」
  其实根本没有人在整我们、障碍我们,真正障碍我们的是「自己」,真正需要对付的敌人叫「自己」。人的意识就是这样,无论你做的多好,总是有人看你不顺眼。无论歌星一首歌唱的再好听,也无法感动所有的人,因為单曲没办法满足所有人的耳朵。一切都是因果因缘的关系,我们的行為更不是為了得到别人的认同才做,而是為了符合佛陀的教诫利益众生、自我修行。要符合佛陀的教诫,就得落实在每一天观照自己的心念,修正自己的行為。
  静静的坐下來想一想,我今天对人心怀不满吗?我刚刚有放下我执吗?
  今天我又看到死对头了,我的表情是不是能和蔼可亲没有一丝僵硬,我的心里是不是想著:「即使他看到我的笑容,不但不领情还给我难堪给我脸色看,我心里也要体谅他、关心他、喜欢他,我希望他的心里要保持自在、保持愉快,不要有烦恼。希望他心中厌烦的情绪转到我身上由我來承担排除,我还要把功德回向给他,希望佛菩萨随时照護他,令他成就。这就是我最大的快乐。」
  如果他不但气我,还开口骂我。我也要向佛陀学习,我一定要想到:「我要安安静静的听他把话说完让他气消,我一定不会回嘴和他争理;就算他事后气消想言归於好,我一定不心存报复,我一定要像妈妈疼爱我一样疼爱他,再次张开双手欢迎他。」
  就算他一直气我不和我讲话,我也要想办法让他消除心中的烦恼罣碍,哪怕是当面以柔软的语言向他道歉、哪怕是写封谦卑自矮的道歉信等,一心只為了他的烦恼可以得到解脱。我想这就是最直接的「观照自己的心念,修正自己的行為」吧!
  难吗?我确实做过,真的很难。易吗?做完以后,真的很轻松、很容易。其实不难也不易!引用一句三世多杰羌佛的开示:「断除我执向菩提,放下我执当下即可做到。」
  放下我执并不可怕,修正心念更不是示弱,因為我们要向佛陀学,而不是学凡夫。惭愧的我尚在学习中,愿以此小小的心得与有情分享,共迈解脱之道。
  最后感恩至尊三世多杰羌佛真身降世為三界六道众生带來解脱大乐佛陀的教法,更感恩我尊贵的金刚上师香格琼哇第四世多扎信雄仁波且的慈悲教授,让生死浮沉的我能得遇正法依教修行,不再做个貌似修行自欺欺人的骗子,愿我身、口、意為利益一切众生而常在。
   佛弟子 慧定

转自佛教正法中心


古佛降世

应当清醒的时候了

义云高大师被世界佛教各大教派的最高领袖和摄政王等圣德们依法认证为多杰羌佛第三世,这个令佛教徒感动震撼的消息已经传遍世界各地。义云高大师的真实身份未被认证公布以前,数十年來行化利生总是以「惭愧行者」自居,本來是佛陀却从未自称「佛陀」,道德超凡,圣洁无私,忍辱无执,可是有些世人却被部份媒体不实报导所误,竟对至高伟大的第三世多杰羌佛有所看法,甚至身為佛教徒的某些人也不明就里,為魔所惑。

  如过去某些媒体曾作不符实际状况的报导,指称刘娟被义大师诈骗集团诈骗数千万元,意图借此对义大师进行人身攻击和侮辱。当事人刘娟知道后,既气愤又难过,忍无可忍之下,她写了严肃的证词签名盖手印,亲自带到中国驻美洛杉矶总领馆公证处公证,在新闻媒体公开发表公证的书面声明,澄清事实的真相,还了义大师清白。刘娟说,义大师从未诈骗过她和她丈夫的钱,事实上反而是她数次主动要供养义云高大师百万及数千万元,结果都被义大师坚决拒绝。她说,义云高大师连弟子主动供养都不收受,反而被诬害成诈骗,这些人实在太恶毒了!

  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历史上首位发愿只利益众生而不收供养的古佛,如此的圣洁高超竟被广东和深圳的法院与公安强加莫须有的罪名,中国北京大学、中国法政大学等十多家中国的法学专家们在详细审察之后,一致认為公安和法院的污陷根本是不成立的,因而提出法院予以纠正。事实上是这些法院和公安為了贪污、侵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大量书画作品(被吞并的书画作品保守估计高达人民币二十亿以上),故对  第三世多杰羌佛进行种种迫害,这种行径难道不是盗匪的邪恶行為吗?一些佛教徒未作深入了解,不明事实的真相,也盲目附和渲染或诋毁,这不是披著佛教外衣的妖魔吗?就算不是妖魔,也是為妖魔所利用,而造成谤佛之罪,业障之举,根本就不是佛弟子。

  举世闻名的龙钦宁体总法主第四世多珠钦法王、享誉世界的宁玛巴总教主贝诺法王、神通广大的龙多加参阿秋遍智法王、著名熟知的宁玛派北藏传承达龙哲珠法王等等,这些為大众所推崇的宁玛派领袖法王们,以及各教派著名大圣法王和大仁波切等超过三圣十证,一致认证并附议祝贺义云高大师是多杰羌佛的真身转世,并且公鉴第三世多杰羌佛為证量高峰,法界无双,难道圣德们所合法确证的是假,而荒谬编造陷害於人的才是真?聪明的佛弟子心明眼亮,当然不会上魔的当,奉告自欺欺人、机关用尽的执迷者,该是你们应当清醒的时候了!

慧了

转自佛教正法中心

Add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